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大海(H)正文 分卷阅读16

正文 分卷阅读16

    大海(H) 作者:吉祥天

    分卷阅读16

    的人群已经散去,只有沉静如海的男人默默地站立着,面前是,是两具平躺的熟悉身影。

    "海葬,你来执行。"

    没有说安慰的话,帝莱的语气平淡一如往常。

    "......他希望是你。"

    "......知道了。"

    沉默一下,帝莱点头。

    也许自己当年犯了一个错误,自己不该一时心软让那个孩子留在船上。

    并非不知道那孩子远远望着自己的目光,却也并非看不见他每次见到自己时候的慌张与畏惧,经过凯洛的事情之后,自己已经不想再与任何人扯上感情瓜葛,更何况,他还是个孩子。

    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下去,却出现了自己生命里最大的意外......赫尔勒斯。

    "两人的尸体是顺流飘到旗舰方向的,应该是被强行按在水中溺死,有挣扎的痕迹,明显是故意借着现在的风向把两人的尸体送回来,目的还不清楚,大致猜测是扰乱军心,有消息说,某条渔船的渔民看见过类似西恩的少年和一个水手还有个女人在一起。时间......就是你在回来路上的那段时间里,可惜了......"

    凯洛蹲下身子,惋惜地看着被清理掉泥沙的安静少年。

    可惜了,自己还没尝过他味道呢......自己叫他来陪自己的时候,他居然说不行,原因是自己是提督曾经的情人,他不能背叛提督。

    "凯洛!赫尔勒斯!你们两个跟我进来。"

    让副官一个人冷静下来,帝莱回到船舱里,坐下望着随后进来的两人。

    "这件事和你们有没有关系!想好了再回答我!"

    "无关!"

    "不敢!"

    帝莱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停留片刻,不再多问什么。

    "你们出去吧。"

    待两人的身影从自己的面前消失,帝莱才站起身靠在窗户边,看着甲板上一动不动的乌列,这样的离开方式,的确很难让那个男人接受,即使作为军人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生命随时都可能终结,但那是在战场上,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开门声,帝莱没有回头,有胆子敢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人不会有别人。

    "我不出去!你要罚就罚吧。"

    贴到帝莱的身边,赫尔勒斯也将目光落在甲板上。

    "我死了你也会亲自给我海葬么?"

    "啪!"

    猛然惊颤了一下,帝莱的巴掌重重落在男人的脸上,摔倒在地上赫尔勒斯望着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帝莱好一会儿,才舔了舔唇角的血,从地上站起身来。

    "说说而已......我又没那么容易死......"

    赫尔勒斯低声嘟囔了一下,不敢再说类似的话却又再次贴到帝莱的身上。

    "这几天那小子一直在跟踪我。"

    那小子?

    西恩?

    本想道歉的帝莱示意赫尔勒斯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去问他,我还没走过去,他就好像见鬼一样跑掉。跟着就跟着,我无所谓,至少也别让我发现,可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在跟踪我......反正他又不能对我怎么样,我就当看不见他,所以一直没和你说过。"

    ......被跟踪也无所谓?这的确像这个狂傲男人做得出来的事。

    除了自己,这男人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总不能......因为他看见那件事了吧?"

    那件事?

    赫尔勒斯避开帝莱诧异地目光。

    "就是......那天晚上,我和你的旧情人稍微谈了一下。"

    稍微......谈一下?

    帝莱很怀疑,以暴力为语言?

    突然想到凯洛的确有几天似乎在房间里休息不肯出来,原来如此。

    "提督!"

    莫莉娜?

    帝莱回头,一向遵守船上规矩的她怎么也学赫尔勒斯随便闯舰长室?难怪老人都说学坏是很快的。

    "那女人找到了,死了。"

    莫莉娜没有看赫尔勒斯,继续淡声说道。

    "是一个叫莎拉的白奴女人。"

    大海、第二十三章

    "该死的!"

    低低地咒骂了一句,赫尔勒斯脸色极度难看地往外走去。那该死老头当时说的竟是真的!

    "三天。还有,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清冷如冰的声音把已经迈出房门的赫尔勒斯牢牢定在原地。

    回头,站在屋子中间的男人正平静地看着自己,亚麻色的长发被风搅动了一下,少有的凌乱。夜海一样深沉而看不到边际的湛蓝瞳孔里,是让自己无法忽视的威压与警告。

    迟疑了一下,随即如野兽般撕咬下自己的右腕,高高举起,鲜红的液体顺流而下,缓缓滴落,赫尔勒斯笔直地迎向帝莱不容反抗的目光,浮现出习惯低笑的唇边,也沾染着一抹令人窒息的鲜红。

    "不敢忘,不敢逃。"

    你定的规矩......一生不敢忘。

    你做的笼子......一生不敢逃。

    以血为誓!

    不相信世界上任何神灵的自己,只会用自己最习惯的方式来向那个男人发誓。

    是那个男人用海一样的温柔与包容接受了被神灵厌恶的自己。

    而......不是什么神!

    许久,帝莱点头。

    赫尔勒斯转身离去。

    再没有一丝犹豫。

    帝莱的目光在赫尔勒斯离开的地方停驻许久,不曾移开。

    莫莉娜难得地弯了下唇角,提督的温柔......总是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

    "莫莉娜......"

    "明白了,提督。"

    不需要太多言语,莫莉娜也明白帝莱想说什么,跟在惜字如金的上司身边这么久,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能力,当然,想要在帝莱的脸上察言观色,不是件容易的事。

    提督......毕竟还是放心不下。

    "乌列请提督出去主持海葬。"

    "今晚?现在?"

    "是。"

    "知道了。"

    其实西恩不是军人。

    但......大海是所有海上人安眠的地方。

    当帝莱到甲板上的时候,旗舰已经远离了内海。

    将两人放在小船上,挂上帆,随风飘进落日的余光中。

    谈不上报仇,也许这个孩子连棋子都算不

    分卷阅读16

    - 肉肉屋


同类推荐: 操到你喜欢(H)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