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大海(H)正文 分卷阅读19

正文 分卷阅读19

    大海(H) 作者:吉祥天

    分卷阅读19

    是眩晕的感觉,这么年轻的提督?!

    虽然看这人的穿着不像普通人,但作为提督......真的是太年轻了。

    "他拜托你了。"

    "......我会尽力。"

    似乎这个年轻的提督有一个很喜欢惹麻烦的情人啊......

    大海、第二十七章

    赫尔勒斯回到洛恩格斯商会的风声到底还是泄露出去了。

    早就预料到这事瞒不了多久,但莫莉娜还是有点疲于应付在新大陆引起强烈风暴。

    也许在欧洲,只是简单的杀人案。

    但在这里......目前由奴隶主统治社会的新大陆。

    赫尔勒斯的做法已经彻底地激怒了统治阶层,或者应该说,是激起了无法抑制的恐慌。

    相当于在挑衅整个新大陆奴隶主默认的法则!

    不过,莫莉娜还是选择尽力平息下赫尔勒斯引起的这场不在计划内的动乱!但愿这些自认为是新贵族的人不要再继续纠缠下去!否则......莫莉娜从来不认为自己上司的脾气很好。

    在他们彻底激怒帝莱之前,最好明智地选择忘记这件事!

    赫尔勒斯归来的第二十天。

    夜。

    "我们的帐要好好地算算么?"

    沙哑地......略带模糊的声音。

    凯洛一惊,随即轻笑出声,转身靠在围栏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黑暗中随时都有可能扑咬下自己喉咙的受伤野兽。

    呵......居然已经能说话了!

    一直瞒着帝莱......

    有意思!

    胆子够大的!难怪把帝莱迷到现在!

    "被那么多男人干的滋味怎么样?有没有上瘾?"

    "如果你不想和那个西班牙提督一样下场......"

    凯洛诧异地看着眼前阴沉得可怕的男人,没有帝莱在旁边,一直压抑着吃人本性的野兽,终于露出滴血的獠牙了么!

    在帝莱的面前......装得可真像!

    "你!"

    嘴被捂住,被拖到舵手室旁边的箱子后面。

    凯洛难以置信地瞪着将自己按在甲板上,全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下意识地想喊出声,被死死地扣住喉咙。

    "出不了的声地滋味怎么样?有没有上瘾?上瘾的话我可以满足你,让你永远闭嘴!"

    "呜......"

    见赫尔勒斯真的冷笑着收紧了手,凯洛挣扎起来,但缺氧地感觉还是一寸一寸占据了整个身体。

    眼前黑了一下,再无力挣扎下去。

    赫尔勒斯松开手,将底下的人翻过身去,扯下裤子,然后用手死死地捂住凯洛地嘴。

    双腿间的洞被缓缓撑开的疼痛令凯洛清醒了一下,他......竟敢......

    直到凯洛彻底昏厥过去,赫尔勒斯才站起身,冷冷地看着凯洛双腿间露在外面的尖锐木头,抬脚踩了上去,直到除了大量涌出的血污外什么也看不见才停住,被粗大的木楔干一次的记忆,想必一辈子都忘不掉吧。

    而且......以木楔粗大的一端先没入身体,难以取出的滋味也必然不错。

    为凯洛整理好衣服扶坐起来,赫尔勒斯冷笑出声。

    "就......凭......你......"

    真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么!

    若非自己想替帝莱除掉那个什么西班牙提督,自己会一时大意受尽羞辱!

    "我不管什么政治手段......这里不是欧洲!这里是加勒比海!在加勒比海!海盗的规矩才是铁则!想在加勒比海游戏!先要学会海盗的游戏规则!蠢货!"

    大海、第二十八章

    参谋室,虚掩的窗子。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女人浮现出一丝淡笑。

    "提督,我想......我们很快就能弄清楚凯洛的真正目的了。"

    和赫尔勒斯这个海盗头子斗......说实话!在新大陆!在加勒比海!凯洛他还嫩了点!这里毕竟不是欧洲。

    用赫尔勒斯来引出凯洛的真实目的......这招果然可行!

    只要等着凯洛的报复就好......和明面上的西班牙舰队比起来,目的不明的凯洛才是舰队里变数最大的危险,略一点头,帝莱凝视着返回船舱的熟悉身影久久不语,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回到舰长室,帝莱看着似乎听到开门声而惊醒的茫然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结了冰的双瞳明显融化了些。

    脱掉衣服,上床靠在折起的被子上,帝莱冲不敢置信的男人微一勾手。

    "轻点!"

    无奈地瞪了一眼扑到自己身上的兴奋男人,帝莱出声,他知不知道他很重,还是被链子锁着安分。

    这才注意到帝莱神色的男人不甘愿地爬到一边,低下头近乎贪婪地舔舐着帝莱双腿间令自己整个身体都烫起来的东西,全然不顾尚未痊愈的喉咙不时的难受痛楚,将头深深地埋进帝莱的下身,不时用舌头卷动出哗哗的靡靡声音。

    这家伙......

    近20天没有碰他,也难为他能一直忍到现在。

    期待地抬头看着帝莱,见帝莱点头,赫尔勒斯迫不及待地跨坐到帝莱身上用力掰开自己的臀瓣坐了下去。

    疼......

    没有润滑就被突然撑开的痛楚令赫尔勒斯皱眉呻吟了一声。

    按住男人的肩头,帝莱警告的目光令本想起落的男人不敢再乱动。

    难耐地扭动了下腰身,近20天的禁欲......自己快要疯掉了!

    赫尔勒斯如大型犬类一般舔上帝莱地胸口,无法克制地喘息着,即使只是这样不动,涌上来地情欲也让赫尔勒斯整个人都近乎恍惚起来,祖母绿一般的深色双眸浮荡起薄薄的水汽,不敢随意发泄,只好委屈地看着面前不为所动的男人。

    "主人......"

    隐约带着一丝委屈鼻音地模糊叫唤,令帝莱的眼神蒙上淡淡的情欲色彩。

    该死的......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一向对自己会习惯性省略掉称呼的这个男人......也只有认错或这种时候才会叫出这两个字来讨好自己。

    抬手将男人略长的头发拨到后面,帝莱静静地看着那双无处躲藏的湿润双眸。

    "想要么?"

    "想......"

    蹭了蹭帝莱的手,赫尔勒斯诚实地呻吟出声,舌头轻轻

    分卷阅读19

    - 肉肉屋


同类推荐: 操到你喜欢(H)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