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大海(H)正文 分卷阅读24

正文 分卷阅读24

    大海(H) 作者:吉祥天

    分卷阅读24

    "滚开!"

    "凯洛,你出去。"

    为难地看着闯入女王卧室的男人好一会儿,凯洛终面向女王略一躬身,退了出去,一丝淡淡的笑溢出唇角。

    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不但未经女王许可便擅自回国,还闯进女王卧室!该说这个男人天真么!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这个家伙在爱尔兰的数个月以来,吃了很多败仗!还签了什么不公平的屈辱条约......那个家伙,竟当真和爱尔兰的盖尔族人合作反抗英国统治!真不知道帝莱听到后会是什么反应!

    ◇

    1600年,伦敦东印度官商贸易公司成立。

    同年,德弗罗被女王撤去了一切职务,原来赏赐给他的葡萄酒税收专利也被收归国家。

    在1601年2月8日,德弗罗发动伦敦人民叛乱,被镇压。

    就主观上来说,凯洛是绝对不相信德弗罗有叛乱这个胆子的,不过......既然客观上一切都可以解释,就没要就追究主观的感受。

    莫莉娜,想不到你跟在那男人身边久了,也学会了疯狂!当然,也不排除这女人解决私怨的可能,女人心难测,聪明的女人......更是麻烦中的麻烦,女人记仇的天性是无论聪明与否的。

    ◇

    "德弗罗被处死了。"

    自己亲眼看着那个人被执行死刑。

    真是天真的男人......女王陛下的爱,很多时候要用血来装饰。

    是么。

    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帝莱低咳一声,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雷利频繁进出血塔,把外面发生的事情讲给帝莱听,女王陛下曾经在宠爱的情人啊......果然还是有些特权的。

    "最"宠爱......是爱吗......

    帝莱曾经问过雷利一次,雷利只是露出满足的笑容,没有回答。

    至于自己被关起来的原因,雷利只是模糊地说因为德弗罗的事,自己无意中被搅进枢密院的势力斗争中。

    果然啊,帝莱并没有太意外,自从柏利勋爵威廉·塞西尔去世,枢密院就不再平静,虽然他的儿子罗伯特·塞西尔接任父亲的职位成为伊丽莎白女王陛下最亲密的顾问,但罗伯特远远不能达到其父亲的能力。

    而且......女王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处女王"这个荣耀下的阴影里,是没有直接继承人的严重问题。

    "女王同意你的辞职申请了。"

    帝莱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想起来了......

    那封辞职申请到现在经过的时间,已经快三年了吧。

    望着帝莱没什么血色的苍白面孔,雷利难掩担心的目光,找过很多医生过来,有的说是这里湿气太重,有的说这里太过深沉,还有的明确告诉自己这地方的冤魂上身,总之是查不出具体原因,说的没一句有用的,这男人的身子还是一天比一天虚弱下去。

    "外面很吵。"

    "你的小情人在进攻伦敦港,所以会吵一些。"

    沉默,帝莱思考几乎凝住,外面的炮火声是......

    "因为有一个白痴跑去告诉他,你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让他尽快想办法救你出去,所以,他用了最直截了当的海盗暴力方式。"

    白痴?!

    雷利无力地声音很明确地告诉帝莱,自己......就是那个该死的白痴!

    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用这种办法来救人!

    "而且......他还勾结王室的执事凯洛软禁了女王陛下。"

    "......"

    "那个疯子!帝莱!你到底怎么会找那个疯子当情人!"

    近乎杀人的咬牙声音表明,雷利刚才究竟压抑了多长时间。

    那个疯子!他竟敢进攻伦敦港!竟敢软禁女王!疯子!彻底的疯子!

    怎么看那个疯子和帝莱都是两个极端的人!帝莱怎么会......

    背后的巨大声音惊地雷利咽下下面的话,近乎呆滞地看着踹门进来的狂傲男人。

    眼中根本没有雷利的存在,赫尔勒斯进来横抱起床上叹气的男人,转身离开。

    "站住!"

    "不想死就给大爷滚远一点!"

    "你......"

    吸气,呼气,冷静,冷静,雷利发觉,自己越来越不明白帝莱怎么能忍受得了这个人!

    "你们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立刻离开伦敦,那些海盗最好也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离开伦敦内海,那个凯洛......不简单!他的目的是不是想把你们引到这里一起剿灭!谁也不知道!是他让我去告诉你帝莱身体状况的!"

    "的确不简单,所以......为了预防意外!我已经解决掉他了!"

    丢下一句嘲讽的声音,男人抱着帝莱的嚣张身影渐渐消失在雷利的眼前。

    雷利哑然。

    大海、第三十四章

    当帝莱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身在自己记忆中的熟悉房间。

    又回来了啊......

    赫尔勒斯推门进来,帝莱的眼神怔了一下,近三年了,这个男人身上的嗜血野性似乎内敛了许多,隐隐散发出的威压也有了自己当年的气势,但眼底地那抹深绿,依旧桀骜不驯,仿佛随时都可能择人而噬,自己当年......就是沦陷在这个人眼底的深绿色沼泽里,无法逃离。

    用手点了一下床边,示意男人坐下。

    男人顺从地坐下,已经握紧的拳头却在明显发抖。

    "说吧。"

    帝莱一如往常淡淡出声,应该是会对自己大发脾气了。

    "该死的......你他妈的当初是怎么和我说的!这就是你说的尽快回来!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一定要回去!我还没有那个女王的什么鬼命令重要吗!抓你进伦敦塔你不会反抗吗!你白痴啊!越狱不懂我教你!你......你......"

    在帝莱已经渐渐结冰的清冷注视下,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还是弱到息声。

    "现在是哪里?"

    "应该很快就到圣约翰了。"

    "这么快?"

    "快?你他妈的知道不知道你睡了几天了!"

    "把那些粗俗的话给我去掉!"

    帝莱的脸色冷了,这个人......自己离开后到底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我知道了......"

    不敢反驳,男人低低

    分卷阅读24

    - 肉肉屋


同类推荐: 操到你喜欢(H)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