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潛伏北平的間諜母親 第七章 太平時也許她安然快樂

第七章 太平時也許她安然快樂

    賈敏像個哥們兒似的拍拍何天寶的肩膀,說:「國共的事情是大人物決定的,
    你我兩個小角色,要想在這北平城活下去,就真的要精誠合作了。」
    何天寶又吸一口煙,遞還給賈敏,說:「哪邊是出口?」
    賈敏說:「正好,你回北平這麼久,還沒逛過東安市場。」
    「你天天逛,要是你不想回家,不如我們去個遠點兒的地方?」
    「你不懂,我們老北平就是這樣的,東安市場天橋什剎海就這麼幾個地方天
    天逛,可天天逛也不膩。」
    金魚胡同西口對面是家叫潤明樓的飯館,飯館門口一片空地,聚了許多人,
    有五六攤子江湖藝人,說相聲的,拉洋片的,還有一伙摔跤賣大力丸的。何天寶
    和賈敏東看西看了一會兒,何天寶看不出什麼名堂,賈敏給他解說這其中的種種
    講究。
    再往前走,鑼鼓聲更大,是間戲園子,叫吉祥茶園。過了吉祥茶園就是東安
    市場,說是市場,其實更像是個小型的街區,高高低低鱗次櫛比建了許多商鋪。
    在何天寶看來,這裏面其實都不如外面熱鬧,多是買賣鋪面,賣水果的賣蜜餞的
    賣針線的賣香煙雪茄的賣舊書的賣古董的賣西洋望遠鏡的……
    何天寶雖然心不在焉,卻也看出這東安市場確實有水準,單是這家香煙鋪,
    歐美流行的香煙雪茄應有儘有,跟法國的   TABAGIE不遑多讓。賈敏邊自己看邊給
    何天寶解說,興奮得像個難得有機會出閨門的少女。
    何天寶有點奇怪,小聲問:「你不是一直在北平潛伏嗎,怎麼好像多少年沒
    逛過街一樣?」
    賈敏說:「我也是剛調回北平,之前我在……在北面受訓和工作了幾年。」
    何天寶知道她工作的地方不是蘇聯,就是被日本佔領的東北,雖然是個刺探
    情報的機會,他卻忽然不想多談媽媽從前的人生,隨口說:「世道不靖,你看算
    命的生意多好。」
    對面是家賣西式點心的房子,房前另有一排露天攤位,有賣香水的賣梳子的,
    還有一個小棚子,旁邊豎着條白布旗,上寫「問心處」,裏面坐着個老道。那老
    道忽然指着兩人開口,老道聲音極洪亮,在這人生嘈雜的市場裏,硬是清清楚楚。
    他叫道:「兩位命中有子卻無子,其中玄機,說破了一文不值,說不破的話三五
    年都別想抱上兒子。」
    賈敏繃起臉,拉着何天寶走過去,何天寶不知改作什麼表情,賈敏已經斂容
    端坐在老道對面,認真地說:「活神仙,請您指點了。」
    老道大模大樣地從桌子下面搬出一堆法器,羅盤飛星,沉甸甸的閃着金光,
    好像全是黃銅打造的。他問了兩人生辰八字,賈敏把自己說小了十歲,老道非常
    認真地算了半天,說:「我之前竟然算錯了。」
    何天寶真恨不得自己是《封神演義》裏的土行孫,遁地而去,賈敏卻滿臉興
    奮湊過去地問:「您算錯了什麼?」
    「別怕,我說了你們倆命中有子,這話沒錯,錯的是我看你們的面相,本來
    覺得有些衝克之處,現在仔細一算,竟然沒有,你們放心回去吧,到明年春天,
    如果還沒懷上,你們回來砸了老道的招牌。」
    何天寶說:「你又沒有招牌,只有一塊布。」
    賈敏作勢拉了衣袖一把,說:「當家的,別跟老神仙亂開玩笑——老神仙謝
    謝您了,卦金多少?」
    老道捻須微笑,說:「算卦看的是天命,講的是誠心,老道從不跟人討價還
    價的,兩位看着給就行了。」
    賈敏拉拉何天寶,示意他給錢,何天寶掏出一塊錢給了老道,賈敏拉拉他衣
    服表示太少,何天寶不理,賈敏自己又補了兩塊錢。老道眉開眼笑又說了一大篇
    吉祥話,目送兩人離開。
    兩人走出好遠,一起笑起來。賈敏低聲問:「原來明年我老人家就要做奶奶
    了,我有那麼老麼?」
    何天寶看着她,說:「你才二十九歲麼,哪裏老?」
    兩人走過漆器鋪裱畫店玩具店絨花攤,前面是市場南花園,裏面還有保齡球
    館和臺球館。何天寶問賈敏會不會打臺球,賈敏說在蘇聯時玩過。何天寶提出玩
    一盤,賈敏反對,說他亂花錢,何天寶說反正是國民黨反動派的錢,賈敏就同意
    了。
    兩人進去找了個臺子,剛一過招,何天寶心中暗叫上當,賈敏開球之後連打
    五個球落袋,都沒讓何天寶插上手。
    「你輸了,晚飯你請。」
    「沒問題,只要你帶我找一家小食堂這種水準的館子。」
    「只要你結賬。」賈敏開心地笑,眼睛彎成兩條弧線。
    ***        ***        ***
    從第二天開始,何天寶上午在金啓慶的陪同下找房子招人辦商會,午後就和
    賈敏四九城兒的吃喝玩樂,晚上去聽戲看電影,不到八九點鍾不回家。一切都是
    賈敏帶路,他結賬。表面的理由是家裏有竊聽器,實際上兩人都很享受這種仿佛
    一起旅行的感覺。兩人絕口不提往事,就像一對因工作臨時搭檔的酒肉朋友。
    七月底的一天,天氣極熱,外面下火一樣。兩人下午沒有出門,躲在家裏,
    賈敏穿了件很薄的睡衣躲在房裏,守着冰桶聽收音機。何天寶每小時衝一個冷水
    澡,衝完了就光着上身只穿條大褲頭坐在門洞的陰影裏打盹。
    這樣的天氣竟然有人敲門,是那位孟先生派家裏的車夫送來請柬,他們新買
    了處院子,要舉行入住舞會,同時也是平津留法學生會的年會。
    何天寶拿着請帖發愁。
    賈敏問:「擔心遇上熟人穿幫?咱們露個面就走。畢竟幾年不見,他們未必
    會覺得我跟秀兒是兩個人。」
    何天寶猶豫再三,還是要去,因爲不去太可疑,他問賈敏:「你會跳舞嗎?」
    賈敏說:「會。」但是她想得比何天寶周到:「秀兒跳得怎麼樣?留法學生
    會上很可能遇到認識我們的人,我最好跳的程度跟她差不多。」
    剛好收音機在放西洋音樂,何天寶往當院一站,打着赤膊,卻一本正經做紳
    士狀,對賈敏做了個邀舞的姿勢,說:「咱們跳跳看就知道了。」
    賈敏笑得花枝亂顫,伸了只手給他。
    何天寶摟住母親的腰,兩人相對而立,何天寶半裸,賈敏穿着件何毓秀的薄
    紗長睡衣,結實的胴體隱約可見。
    賈敏的腰肢手感堅實而有彈性。何天寶的臉騰地紅了。兩人跳了一曲,賈敏
    伸手摸着何天寶的胸膛,低着頭,擡眼瞟他,小聲問:「先生……我跳得怎樣?」
    何天寶的臉仿佛馬上要燃燒起來,賈敏吃吃笑,鬢角帶汗,風情萬種。
    何天寶只覺下體蠢蠢欲動,馬上就要出醜,忙說:「動了一下好熱,我還得
    衝個涼去。」也不管賈敏信不信,轉身衝進洗手間。
    ***        ***        ***
    當晚感覺跟白天一樣悶熱,仿佛呼吸都會出汗。
    何天寶洗了幾次澡,在院裏坐到半夜才上炕,躺下了可也睡不着,面朝外躺
    了一會兒,汗浸透了枕頭。他翻身改爲仰躺,偷眼看母親。賈敏臉向外側躺着,
    大概是天氣太熱,她脫了每天都穿着的長袖睡衣,只剩一件無袖白色背心,這些
    西式內衣都是何毓秀的,穿在賈敏身上繃得緊緊的,那具身體仍然年輕有彈性,
    脖頸肩膀的曲線是成熟婦人式的,肌膚卻保持着年輕女人的豐腴白嫩,細看可以
    看到細細的汗珠,引人犯罪。
    賈敏緩緩翻身,月光下一陣波濤洶涌。
    何天寶趕緊翻身向牆,仿佛是闖空門撞上主人的小賊。
    一只溫暖細嫩的手伸過來,扳他的臉,賈敏用半睡半醒的聲音說:「小寶,
    你轉過來。」
    何天寶轉過身。
    她挪到他的枕頭上,兩人幾乎呼吸相接,她的氣息裏帶着股略帶腐朽的甜味,
    像是阿爾薩斯省的白葡萄酒。
    賈敏小聲說:「小寶,我問你件事兒。」
    「什麼?」
    「你是處男嗎?」
    「嗯?」
    「你有沒有過女人?」
    「嗯……有過……爲什麼問這個?」
    「……我們會被一晚一晚地連續監聽下去的。」
    「嗯?」
    「我們是年輕夫妻,隔三差五,就得行一次房才正常。」
    「……」
    「當然,我們是假裝。」
    「當然。」
    「雖然這樣不大合適,但也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別的辦法。」
    賈敏用蚊子般的聲音慢慢說,何天寶用同樣的音量附和。
    賈敏的頭湊過來,低聲說:「你要弄出搖牀的聲音,還要呼吸沉重。」
    自從母子倆假扮行房的尷尬對話開始後,何天寶就儘量遠離賈敏的身體,筆
    直地躺在牆邊,現在身體僵直,口幹舌燥,要發出粗重的呼吸聲倒是容易,因爲
    他本就覺得呼吸困難。
    何天寶一邊放開喉嚨儘量無聲地呼吸,一邊試着用後背搖牀,幾乎不動。他
    無奈地說:「可這是……炕啊。」
    賈敏這才想起炕是不可能搖晃的,躺在那裏捂着嘴笑。
    何天寶卻有了主意,他伸長了腿,踢到放在一側的炕桌,像踩單車那樣踩,
    像只做夢的青蛙。
    炕桌晃動着撞牆,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賈敏閉上眼睛,配合着撞牆聲的節奏呻吟起來:「哦……嗯……嗯……」
    何天寶趕緊閉上眼睛。
    賈敏的呻吟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何天寶偷眼看賈敏,發現她閉着眼側着頭,微微皺眉,滿面潮紅,鬢角帶汗,
    整個人裹在薄被裏,雖然不知道在做什麼,但從肩膀的位置還有薄被的形狀來看,
    她的雙手似乎放在小腹下面。
    何天寶不敢多看,加速撞牆,喉嚨裏重重地喘了一聲,表示結束   。
    兩人沉默了一兩分鍾,何天寶仍然緊閉着眼,只聽窸窸窣窣聲中賈敏起身,
    一股炙熱的香風湊到耳邊,柔聲說:「我幫你洗洗睡吧。」
    何天寶閉着眼睛不敢看她,含混着答應:「好。」
    她去洗手間端了盆水來,蹲在地上弄出譁譁的水聲,回到院子裏潑在地下,
    進屋掩上門,嬌媚地說:「睡吧,冤家。」
    何天寶翻身睡到裏面,讓賈敏上炕,躺在賈敏睡過的地方,賈敏拉過單被給
    他蓋着肚子。
    何天寶困意全消,瞪眼望着蚊帳頂兒,腦子裏飛旋着千百個念頭,胸中涌動
    着幾十種情緒,胯下聳立着硬邦邦一根東西。


同类推荐: 赌 (校园,1V1)天生尤物【快穿】高H汹妄(1V1)爱欲之潮NP非人类妄想(合集)姐夫别过来(糙汉x软妹)圈养爱意(年龄差师生纯百)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