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瘦马一生 Ⓨùsんùщù.òℕе 宠

Ⓨùsんùщù.òℕе 宠

    午后的赏菊会也再没纳外户入了,但是众人也都知晓到了周尹书对那小娘子的娇纵,时人谁将妾氏摆的那般高?怕也只有周尹书如此。
    如果说赏菊会只让一群人知晓这小娘子,那十一月的百商会更是让随州一众人瞪目结舌,心里明了。
    百商会向来是入了随州商会的商户一同结算与交结人的日子,届时百花盛,诸如长春花,美人蕉,蟹爪兰等,姹紫嫣红齐放甚是妖娆。
    按着往年的惯例,叁人一塌同坐,推杯换盏间看着些舞娘们千娇百媚,瑞彩蹁跹的舞姿及那袅袅婷婷娇柔的身段,舞姿甚美,让人流连忘返,众人瞧上几眼都是正常的。
    可今年就是只因周爷瞧了几眼罢了,那怀中的小娘子便是吃味了起来,直在他怀中闹腾,小巴掌脸都皱了起来,最后原该是舞娘全换成了蓝衫男子扶琴。
    萧煜离的近,瞧得见那小娘子隐隐的说着相公不许看,等退了那舞娘便是在周尹书颚处啄了一口。
    元秀纤细的腕上锁玲啷当,萧煜一早便认出那是珍宝阁老板的入室珍藏,人也只是将一众收藏给周尹书观赏一番,谁知表兄就打上那金锁玲的主意了,最后就挂在这小娘子细嫩的腕上。
    周尹书做事向来由着自己,什么把玩观赏的上等物件,只要元秀喜欢都一股脑的给她取了回家。
    他可是听碧水说过,周爷惯会宠着这小娘子,那拔步床前的案桌上还摆着十几只布老虎列成了两列,颜色各异的,小娘子瞧着喜欢就一个个的带回家摆在上面,关是听听便让萧煜心中骇然,甚感诧异。
    他倒是问过周尹书,寻常人家也没这么个娇纵,怎的向来不喜女色的他倒是这般?yùzんàíωёń.©ом(yuzhaiwen.com)
    周尹书道:看着喜欢便是了,也不差那些个银钱。
    席毕,夜渐深。
    十一月的黑幕总是降的快些,夜里也凉些,车辆行在回程的路上,周尹书给元秀掀了褥子盖了下,拿着账本翻开了起来。
    年关也将近了,一些必要的账本都需要好好理起来,先由着一些账房先生看,看后打上标注再递交给周尹书手下的大掌柜,最后汇总到他的手里。
    近几日夜里也都挑灯看着,等回去了,元秀也睡的熟了。
    今日照例让碧水将人带回去先歇息着,周尹书转去了书房,今日大掌柜将底下全部上理的账本送到了那处,周尹书底下管的众多,每年到了十一月快底的时候便会开始查账,年年如此。
    朝月院的北边便是沁书阁,叁管家入了院子便拿着一册子去了那处。
    屋内灯光大明,叁管家磕了磕门,里面周尹书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
    门从里面被推开,陆衍与他相互点头问礼。
    叁管家撩了下摆入内,转身又将门带上了。
    对着那案后翻开账谱的男子恭敬道。
    “爷,年关将近,府上也划了银钱做新衣裳了。”
    周府有大小管家叁人,这年节裁新衣都归叁管家的管。以往府中人多,叁管家便都十一月初便是着手准备裁新衣了,如今人都遣散了,府上下人们倒没什么,只剩的几个是需要花些心思的。
    “爷,今年收了那野鸭子绒毛,可做新袄子,正好容您与老夫人裁两件新衣,只那元小娘子新入府,不知道元小娘子的裁制该如何?”
    那野鸭子绒毛便是每年夏日从一众捕获的野鸭子中挑选最好的,只选皮下最柔软的绒毛晾晒去味,最后挑最细致的出来。
    以往都是老夫人与老太爷年前裁一身,还得时日好才能一人裁上一身,周璃至死也没得上两件,可见珍贵。
    而现在府上也就周尹书与老夫人二人主家,今年收的多,正好一人给裁上一身。
    只是那新来的小娘子,叁管家不明周尹书的意思,还是来问了清楚些,毕竟周爷待那小娘子与常人不同,要是按着一般妾氏的样氏裁了,万一那小娘子不喜欢的话,自己也是平白惹了嫌。
    听到这,周尹书头也没抬的说道。
    “给祖母裁一身,我的份例给秀娘子裁两身吧。”
    --


同类推荐: 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大海(H)傲娇就到碗里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