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瘦马一生 早生贵子

早生贵子

    一早起身,老夫人便是听见窗外的雀声响起,叽叽喳喳的,虽闹些,但也散了些早起的倦怠。
    刚接过身旁婢子端上来的羹汤便是听到下面人来报,朝月院的大丫鬟碧水来了。
    碧水手中拖着一盘,一脸恭谦温和的模样,等到老夫人令她进去的时候,才挪步走入。
    老夫人瞧着碧水端上来的物件,万古不化的冰寒模样倒是难的舒展几分。
    “我道今日雀儿在枝头上吱吱咋咋的唤着什么,也罢,既然书儿没入眼其他姑娘,那便让秀丫头早些给书儿生个一子半女,尽快给府上添丁添孙。”
    碧水颔首称是,接过一旁老夫人赏赐的‘彩头’便回了朝月院看望元秀去了。
    自前年发生那岔子事后,周尹书便寻了几个女先生按照日子来府上给元秀授课,一来也有两个多年头了。
    侯南飞在书院中未寻见她,也奔过府上寻,虽他性子被娇惯无畏些,但也就闹腾过一次,被周尹书挡回去了。
    至于后面的事情,元秀既不知侯南飞来过,那便也不曾清楚了,碧水也只是隐约听闻侯老爷倒是第一次训了他…
    今儿个晨间起身,元秀只觉得身子酸乏,碧水只以为她昨夜没睡松快,但是早间女先生还要来授课所以没让她再睡回笼觉,在元秀起身穿衣时却是瞧见了那裤上染了层红,她年岁长些自然便是知道怎么了,可不是来葵水了吗?
    心里头立马一喜,给她清理了一番后特意与她说道了一番。
    招手让人去回了女先生,秀娘子身子不舒爽,今日便算是休憩了。
    周尹书出外议事去了,估摸着得二叁月时间才能回。
    碧水又照着老夫人的意思摸了一把‘早生贵子’缝在了被中,一床大红鸳鸯戏水的新被。
    ——
    武安二十二年,十月。
    萧煜大婚,娶的是萧家世交随安城主之女—赵思宓。
    周尹书提前几日抵了萧府,带了元秀见了萧老太爷,舅舅萧子谦。
    萧老太爷膝下只有一双子女,偌大府上红绸滚地,喜字满屋,但到底一眼望去皆是垂首含胸的家丁与叁两婢子步履匆匆的走着。
    元秀见了萧子谦合手规矩的朝他问礼,打扮的轻容淡雅,但出落的却更是身姿窈逸,面容暇丽,只头上一只素银梅花簪子折了些日头映照在脸上,萧子谦面色略一恍然,细瞧了眼她便收回心神,着了人起来。
    周尹书还要留在那处商谈些什么,便让元秀先随着家婢去歇息。
    元秀刚出了萧子谦的院子,行在廊间,旁有一河枯荷,枝干残败,扇叶蜷缩,似被秋日的红日灼过,留下满池的狼藉。
    天穹余辉照下,却别具一番韵味。
    一股散了燥热的风吹起了衣袂群琚,复想起带来的几卷书落在了萧子谦那处,便让前头领路的婢子稍等片刻,扭身折返回去。
    堂屋内,萧子谦见人走了会,才眼神不明的看向周尹书。
    叔侄两人都是开门说话的主,萧子谦虽然为长,但是对于周尹书的婚事与对待萧煜一般没有太大的强求,但是今日还是没忍住的开口。
    “书儿,你自小便持重律己,娶妻纳贤自当也是重事,切莫太过图欢。”
    周尹书抬首凝笑,淡声开口。
    “舅舅说的是,我只是觉得秀娘似她些,便宠些而已。”
    周尹书今日带她来见萧子谦自然也没想瞒他,萧子谦眼光如距,辨人细发,只瞧一眼她头上的素银簪子便能瞧出些事情来。
    外院长廊上,婢子只站了会,便看见元秀步履匆忙慌乱的出来了。
    --


同类推荐: 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大海(H)傲娇就到碗里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