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瘦马一生 ρó18.āsιā 必得金子

ρó18.āsιā 必得金子

    十月,风清高朗,阖阳暖风,秋风倒卷着山头四周一夜倾染秋意。
    十月的时节算是出游的佳期,山层枫红尽染,或乘车或骑马,皆是有人踏着厚厚的枫叶行一道山林,去看天边霞光溢彩,万丈豪情。
    等入了夜里,又能在城中逛上灯会,江面上时常飘着花船,近来也是被一番装饰开始了行歌踏舞,夜夜箫歌。
    周尹书自是挑了个好日子,一身靛蓝色长裳策马到了山庄接了元秀去山林看红枫去了。
    山林间倒也有几处雅致之地,掘了几处流觞曲水,众人对着花令,那头便是瞥见周尹书悠悠的驾马行来,身前怀中还坐着个娇娘子。
    有眼尖的立马便认了出来。“是周会长的妾氏,早些年宠的很,近来没常见以为送走了,不曾想还带着身边的。”
    “许是周会长喜欢这口的。”
    偷闲的几人嚼了会嘴皮子,见周尹书看过来又是抱拳温煦一笑,两两问礼。
    高马浅哒而去,等到了尽头的时候便瞧了那万丈霞光翻染云层,连绵苍穹。гòùωⒺňňρ.мⒺ(rouwennp.me)
    随州的花灯会一年只在四月,七月,十月有,其他时候皆是些佳节出行,届时不仅是赏灯观戏,还有舞狮行街,热闹不凡。
    算着日子,一年到头来也不闲着,但众人却是乐此不疲。
    周尹书骑着高马带着元秀行在街上,商户比肩挨着,鳞次栉比,一排排彩灯挂在两侧,行街吵嚷声震耳,两人便是浅浅行着。
    周尹书朝着今夜唱戏的园子而去,元秀则转溜着眼珠子四周去看。
    一盏盏彩灯上系着折合的彩纸,众人叁两结伴的嬉笑的与之擦肩而过。
    一棵系满红带子的高耸的树,枝叶葳蕤,一位着道装的老叟,铺在地上的麻布写着:卜卦看命,相看姻缘。
    另一处迷灯下她听到一名女子问着一名老道“何为姻缘?”
    元秀听了个清奇,清耳去听。
    “命里所定。”
    “不可或缺,姻定情,缘定爱。情让人惶恐,爱让人痴狂。失之则心惧。”
    “情爱嘛,就是两人之间的事情,凡是有七情六欲的人都会被情爱所困惑,只有真正摒弃情绪的人才会做到自我为世界,不为之困顿。”
    “思念如潮,牵动彼此心绪,为初。心心相印,为上。而包容便是终。”
    元秀听得入了迷,却发现已离得远了些,抬首去看周尹书,问他。“相公,你觉得什么是情爱呢?”
    周尹书低头看她一眼,随后清朗一笑,附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交合孕育,开枝散叶。”
    元秀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嗔他一眼,见他仍旧清风满面后转过头去看前方,自那日江上云雨后,周尹书好似就这般开始油嘴滑舌起来。
    脑中被揪起以往的他,清冽又不苟言笑,不像现在时常笑着给自己打哈哈,尽说些让人不害臊的话。
    欢庆堂中,周尹书刚到的时候便是听到一阵欢呼声,门外立马有小厮上前来给他牵马,见是周尹书殷勤更甚。
    摸了一枚银钱打发了小厮,便带着元秀去了二楼的雅间,那处正对着台上唱曲的众人,照例的开着大窗,一处雕空的屏风后是张半大的卧榻。
    这也算是周尹书的喜好,喜欢窝着或是盘着腿,抽着松烟看热闹,门外有小厮立马呈了瓜果糕点上前来,给沏了茶,虽然周尹书不常喝,但还是备下了,另外又重新给他上了青果酒。
    周尹书今日好似没什么趣性去喝那酒,唤了元秀坐在一旁陪着自己看戏。
    这是一出讲长公主与大将军的爱情故事。
    长公主为陛下长姐,与将军暗生情愫,但是国难当前,将军驰聘沙场后身死魂消……是个感伤的姑娘,元秀看的悲从心来,如有共情,早已泣不成声。
    周尹书坐在一旁,难得的抽出那竹竿抽了口松烟,已是许久没碰口了,此刻腾云驾雾的看着身旁人哭的一抽一抽的。
    泪光潋滟,元秀才注意到周尹书没再看戏一直在凝神瞧着自己,才哽咽的问道。“你瞧我作甚?”
    周尹书磕了磕杆子,笑道。“都哭花了。”
    说完便是给她擦了泪,捞着她过来抱着,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手不怎么安分。
    虽说可以看见下面,但是下面的人皆是被那台上凄美的戏吸引了去,也没注意楼上,况且还隔着一处屏风,仔细去瞧也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不真切。
    元秀揪着衣领却还是被他褪下外衣与里衣,只着了水蓝色兜衣,周尹书笑眼间又是诡话连篇。
    “今儿满月是个好日子,况且这里生气足,在这里交合必能借着这儿的生气得个金子,到时候祖母也就安心了。”
    这种话,元秀都听好几次了,今儿人多,那阵阵叫喝声更是震耳,想来在这里寻欢就一阵燥热脸红。
    元秀瞪他的眼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更是因着那满面羞红更添几分情趣。
    周尹书两眼带笑,伸手去揉那兜下高耸的一团,彼时下方  又是一阵高喝之声,元秀吓的心头一惊,立马耸肩抱胸起来,连带着周尹书还未放下的手一起被抱了满怀,更是搓着那乳醉人的很。
    周尹书心头猛跳几下,腹下也是邪火一阵,这已是好几日没有索要过,心里身下也惦记的很。
    此刻瞧了眼窗外头,便是起身绕过屏风半掩了起来,最后在元秀的催促下掩了个实在,一时间外头的声响才淡了下去,元秀刚刚急跳的心头渐渐的缓了起来,但是一想到要办的事又是难为情起来。
    虽然两人尝欢数次,但是每次要的时候还是会让她一阵脸红心跳,只是没了最初的那般抗拒,寻欢交合时从容了些。
    周尹书绕过来的时候便是褪了衣袍,半裸着精健的上半身坐在她的一旁。
    “过来。”周尹书看着她半跪角落处,朝着她唤了声,声音好似带了些让人沉迷之音,元秀挪着身到了他身侧却不敢看他。
    见她这般,周尹书心内大动,俯身还是将人压在身下,却不似以往那般等着时机悄然而入。
    元秀就这般瞧着他从小腹开始舔舐最后竟到了花口处含住那颗花珠,紧紧一吮,元秀仿佛魂都要被  吸走一般惊呼出声,惊的那小穴淌了大片的水泽,随着周尹书去舔那花唇,抚平又掠过。
    这是周尹书第一次给她舔穴,那种异样感更甚起来,脑中昏沉间随着周尹书大力一吮,元秀立马就受不住的去推他的首,微颤的两腿不住的夹着他埋在两腿间的脑袋。
    周尹书也由着她折腾,伸出的舌却是朝着那穴口一直顶去,上下舔弄间更是让她不住的扭着身,压抑的闷哼轻喘声渐渐溢出。
    周尹书抬首,红唇带了一波水光看着躺在榻上的人,心念一动,不是从何处翻出一个檀木小盒子,从里面捻了两粒小白丸,只堪堪婴儿半个小指盖的大小,此刻抵在一指上一并送进小穴中,随后又是入了一指,两指带着那白丸一起推送起来。
    周尹书指节匀称修长,且指更为灵巧些,在甬道间便是微微一曲朝着上方的壁道一一刮过,激的元秀嗯啊出声,颤巍着身子。
    那药丸极小,且伴着指节一同入的穴,元秀不知,便是在周尹书这指节律动下却觉得那穴口内更为空泛难耐,涓涓密液直流的湿了大片床榻,不满于周尹书那有节奏性的抽插,小腰也每每顶送,让穴口紧紧吃进他的两指,想去填补那股空荡之感。
    随着晃着腰身,那双乳也不住的上  下晃动,直晃的周尹书长枪挺立,元秀嗯嗯急喘,脑中早没了什么廉耻顾虑,满脑皆是想与周尹书共赴云雨。
    周尹书抽出穴内的两指,那穴口还是不断的收缩泛滥,知道那催情药丸起了效果,见她眼波比以往更是混沌起来,看着她双唇张合,声声魅到极致的相公萦绕在耳边,竟也主动的起身来拥自己,腻滑的一手也朝着自己身下探去,小口一张  一合的囔囔着想要。
    周尹书趁着空档去亲她的小唇,问她。“要不要肏穴还是等回家再说?”
    元秀穴内空荡难耐,此刻自然也就随着周尹书的问话喊着“要……现在就要”
    不知今日怎么这般急不可耐,善存的一丝理智也被那空泛冲掉,此刻杏眸含水的望着周尹书,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周尹书抱着她骑上来的身,伸手探了下她的小穴,早是泛滥成灾,此刻褪了裤子又是抱她,那花唇就直直的压在那阳物肉身上,不等周尹书去动,元秀双臂揉着他先是摩挲起来,两片花唇包着屌身擦着密液来回磨蹭,每次碰到那花珠眼上时都能激起一阵颤栗舒麻。
    此刻感到了元秀的主动与热情,周尹书不免惊觉那物的奇特,那也是不经意间从其他人嘴中的知的玩意,揣在身上多日,刚刚想来试试,没成想效果颇好。
    周尹书不是个爱借用外物的人,但是此刻却是吃到了甜头,心中也暗想起一些人说的其他物件,想着下次也能试试……
    似这般没得到满足,元秀不免快了些,最后揉着周尹书的脖儿囔着要要要。
    周尹书自是乐得,微微起力将人抱起,捏了阳根对着  那穴口顶去,随后将她压下,尽根插入。
    “嗯”耳边传来一声元秀的声,似那空洞得到了填充,猫儿一样的蹭了蹭,最后自己揉着周尹书借力去抬腰身最后又尽根没入。
    “啊啊……嗯啊”耳边的娇吟声更甚,连连唱出,周尹书也被邪火勾的上头,随着元秀坐下的时候又去顶弄她,两厢来往,噗呲的水声伴着啪啪声此起彼伏。
    许是药物的原因,元秀要的猛,高潮来的也猛些,小首昂起,娇身一颤,眯着双眸的泄了身,余韵像阵阵潮浪扑打而来,很快便又感到穴口酥麻之感。
    周尹书将她抱起,腾空而立,元秀立马夹紧他的腰腹,随着周尹书又是几下顶弄便被翻身趴在榻上,周尹书下身挤开她的双腿,使的穴口更显,随后便是钳了她的腰身后入,摆腰摇胯朝前顶去,鬼头如劈浪挺入,将一处处的酥点快速带过,随后便是半截抽出,又是猛的捣入,激的穴口紧紧吮吸包裹那屌身,却又被他硬挺的抽出,猛然贯入。
    元秀被情欲激染全身,香汗大淋,随着不时的晃头滴滴落下,双乳随着交合的撞击大力的摆动着,最后被周尹书握住一侧,急急快捣,顶的元秀浑身卸力,趴倒在榻上,眉梢皆是情欲酥麻,微张的口嗯嗯啊啊的不时唤出。
    周尹书提了她的下身,掰开双臀,举着男根又尽数压了上去,趴在身后的拱动,爽麻酥意碾过四肢百骸,有如那日的孤舟泛江似遇上潮浪飘摇,左右不定。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同类推荐: 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大海(H)傲娇就到碗里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