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大顺小吏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兴武堡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兴武堡

    “抚帅,你怎么上来了?”
    王审綦满脸都是汗,汗里透着油,泛着一层光,沾着的尘土也挡不住它的亮。
    他看到岑国璋过来,急得直跺脚。
    “我来就是督战,在兴武堡前线的所有官兵,从你我往下算,在援军到来之前,谁也不准往后走。除非变成尸体。”
    岑国璋冷峻的话,就像一盆冰水,浇在王审綦的心头,因为激战、死伤惨重等情况而变得急躁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冷静。
    他也听出这话里重如千钧的分量。
    “审綦,我的帅旗也带来了,常和尚正帮我升在兴武堡最高处。去,告诉各营将士们,今天我岑国璋就站在这里,与他们同生共死!”
    “是!”王审綦赤红着眼睛,双手抱拳,作揖后迅速离开。
    “抚帅,怎么还不派我们上去?”
    夏志新在旁边急不可耐地说道。
    “你们现在上去干毛啊?”岑国璋呵斥道,“你们现在就是一把锋利的尖刀,我要在最合适的时候一刀捅在石中裕的心口上。稍安勿躁,憋着气,等老子的招呼。”
    夏志新咧着嘴笑了,“那好,必须一刀就捅死他。”
    说罢,他下去安抚部众,撤到指定的隐蔽地点,随时待命。
    岑国璋举起望远镜,观看着整个战局。
    兴武堡修在一片平地上。
    说是平地,也不尽是平地。北边有起伏的丘陵,再远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在日光和热气中闪烁摇晃着。
    南边是白玉山余脉,山不高,但是凹凸不平。近处地势很平,但是却不知什么时候,被不知哪里来的洪水冲出横竖弯曲的两三条沟壑。
    数来数去,从西往东,就一条一里宽的路比较好走,这是从秦汉时就传下来的官道,而兴武堡就修在这路边上。
    这种地形,不适合以多打少。叛军的数万兵马,看上去漫山遍野都是,但他们最后还是要从这条官道上走。
    因为缺了大德的王审綦把前面六个堡子的水井全给破坏掉了。从灵州出来,再经过最后一个补水点磁窑堡,叛军走了半天,喝得水全是水囊里的,现在已经见底了。
    再不补水,不要说打进京师,就是打上广寒宫去抢嫦娥,对于叛军而言,也没什么动力。
    王审綦叫人在三里宽的战线上,用木头扎下前后三层两人高的木栅栏。木栅栏并不是木头密密麻麻并排在一起,而是有一胳膊粗的间隔,再用横木上中下连在一起。
    这些木栅栏也不是连绵在一起的,而是这里一段两三百米,那里三四百米一段,依次散开,分布在这三里宽,纵深近一里的战线上。
    在这些栅栏的前方和连结处,不是挖的有深坑,就是摆上木鹿,反正就是不让你稳稳定定地走过来。
    五团火枪兵,以队为单位,站在木栅栏后面,通过那些间隙,把枪架在中横木上,稳稳定定地开火。
    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最前面的一层木栅栏,东倒西歪的,像是被土匪打劫焚烧过的村庄,一片狼藉。
    在它们前面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战马和人的尸体。粗略数了一下,叛军攻陷第一层木栅栏,足足损失了两千多人马。
    已方也损失了四、五百人。听上去好像不多,但自己这边总共才不到八千人,这么耗下去,不知道谁先撑不住。
    火枪在断断续续地开火,打击的是零散地闯入死亡线的骑兵。
    不知他们担负着什么使命,非得要在这生死线走徘徊一圈。
    或者是失去亲友的人在悲愤交加中也失去了理智,非得要来报仇雪恨。又或者是...不管原因是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一阵开火,总是会带来马嘶声。在铅弹的打击下,体形较大的马匹中的弹丸更多些,但是它比背上的骑士更顽强些。
    骑士中了两三粒铅弹,身上的披甲无论多厚多坚固,都跟纸糊似的。爆出几朵血花后,骑士噗通一声从马上栽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此归西。
    中弹的战马总是长长地嘶叫着,缓缓地倒在地上,时不时地还要抽搐想站起来。当它的血流得差不多时,这才发出一声响彻全场的悲嘶,然后踢动着微微能动的腿,一点都不甘心地慢慢死去。
    在望远镜里,总是只看到战马在黑红色的地上孤独地挣扎,而它的主人在一旁已经一动不动,似乎畜生比人更留恋这个世间。
    岑国璋收起望远镜,王审綦已经回来了。
    “有多少叛军?”
    “预计在四万左右。”
    “这么多?”岑国璋皱起眉头,“石中裕这是孤注一掷啊。阿布翰人有这么多兵吗?”
    “阿布翰人的骑兵大约只有两万五千左右,其余的都是附近的山贼、部落。还有从河套、祁连山和居延海投奔来的牧民。今天打头阵的都是这些杂牌军。”
    王审綦的回答让岑国璋的眉头锁得更紧。
    “这个石中裕比我们预想得更厉害。除了把阿布翰人生力军悉数动员完,居然还收罗了这么炮灰。”
    “抚帅,我觉得石中裕没有那么精明,真要是那么厉害,何必等到这个时候才动手?皇上刚登基时,或者豫章乐王叛乱,或者黔中改土归流,又或者淮东最乱时,都比现在强。属下猜测,可能是有人在背后给他出谋划策。”
    “出谋划策?就像乐王那样?”
    “属下只是猜测而已。”
    听了王审綦的回答,岑国璋笑了,“如果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
    他挥了挥手,“暂且不管这事,现在最要紧地就是顶住叛军的进攻,把他们死死堵在这里。”
    “审綦,敌人数倍与我们,而且这一带的地形,对我们并不有利。我刚才用望远镜看过,你虽然想方设法在前面三里多宽、一里多深的战线设置了种种障碍。但是叛军可以分兵一部,利用机动力,远远地绕到我们后面去,对我们进行前后夹击。”
    “抚帅,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南边属下只能在那边数十里的范围到处挖坑,埋地雷。在北边,我把三千多征募而来的游骑兵撒在那里,分成小队,对可能迂回的叛军进行袭扰。目的都是一个,尽可能地延缓叛军迂回的速度。”
    “与此时同,我也做好了被叛军包围的准备,在兴武堡后面,民夫们和士兵正在抓紧修建同样的木栅栏,最后整个战线会连成一个圆形,而兴武堡将成为整条战线的支撑点。”
    岑国璋点了点头,“审綦心里有数就好。现在是上午八时过二十分,我们最要紧的就是堵住叛军八个小时,必须坚持到那个时候。等到援军陆续赶上,再对其进行最后一击。”
    正说着,前线爆出接二连三的枪声,紧接着又响起几声炮击声。
    王审綦脸色微微一变,“叛军这么快就第二波进攻了?而且听声势,应该是投入了上万骑。”


同类推荐: 位面商人之强国梦重生之大总统醉枕江山雅骚抗战之红色警戒重生之红星传奇我是傀儡皇帝巴比伦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