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春光乍泄bl γǔsんǔωǔм.cóм 分卷阅读9

γǔsんǔωǔм.cóм 分卷阅读9

    豆芽,这一下力道并不轻,疼得霜儿叫出来。
    “少爷!”
    是真的被掐痛了,霜儿瞪着眼睛看着秦简。奈何并没有多少威慑力,反而像张牙舞爪的猫儿,在秦简的心上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挠的人心痒痒的。
    也不再废话,抓起霜儿的两条腿,就这样大肏干起来。
    云歇雨骤,霜儿脱力的躺在秦简怀里,浑身汗淋淋的。
    下一刻被直接打横抱起来,霜儿搂住秦简的脖子。
    “去洗澡,你身上还留着我的东西呢。”
    提到这些东西,霜儿就想起了刚刚秦简射在他身上的一幕。明明最近天天都有做,为什么秦简还射了那么多?
    浑身都是精液的味道,霜儿顺从的任由秦简将自己抱进浴室里。
    里面是下人早就备好的热水,躺进去以后,霜儿舒服的忍不住要呻吟。
    趴在浴缸边上,乖乖的等着秦简给自己清理。或许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个买来的玩物,怎么会有少爷亲自给他清理欢爱过后的液体呢?
    秦简也不打算让他明白这一点,不然到时候自己的小家伙又要缩回龟壳里。
    耗时太长的性爱让霜儿的体力不支,在清理的过程中昏昏欲睡。等秦简清理完毕并涂上自己特制的药以后,霜儿已经睡死了。
    盯着睡得像小猪一样的霜儿,秦简有些好笑。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话里,是毫不掩饰的宠溺。
    抱着霜儿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有些深了。等秦简穿着睡袍出卧室的时候,刘伯和自己得力的助手阿力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少爷。”
    刚刚开口,就被秦简一个手势打住了。
    “去书房。”
    秦简的声音还有些低哑,带着点情事过后的慵懒。刘伯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卧室里,然而被秦简挡着,什么也看不到。
    随后三个人去了书房。
    “你说什么?”
    书房里,秦简听着阿力的报告,表情看不出喜怒来。只是听到自己西边码头上的货物被扣押了,他的眉头皱了皱。
    “少爷,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刚得了您的吩咐把那些货物卸下来。还没等我清点,巡捕房的人就直接举着枪过来了。”
    一提到巡捕房,秦简的眼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都是些酒囊饭袋,大概是为了榨点钱出来,所以扣押了他这批货。
    如果是一般货物,秦简或许会避免麻烦的给点好处。可这批货物不同寻常,是他买回来的军火,这被扣押,让秦简的心情很不好。
    “货物还在吗?”
    “在的,只是巡捕房的人天天在码头上看着,也不让我们的人靠近。”
    秦简的眉头皱的更深,手中摩挲着自己的玉扳指。
    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份文件上,他开口,问的却是刘伯。
    “刘伯,沈家最近怎么样?”
    “回少爷,沈老太太最近身体挺好的,据说沈家大少爷要回来了。”
    沈珺?
    这个时候沈珺回来做什么,好好的西北总司令不做,回沈家?
    有些兴味的笑了笑,心情总算是好了点。
    敲了敲桌子,秦简吩咐阿力:“你们先不要管他们,反正货物在那里,他们想帮我看着就看着。要是少了一样,我就让他们明白,我秦简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轻缓的语气,无端生出点血腥味儿来。
    阿力抖了抖身体,自然是明白秦简话里的意思。此时忍不住在心里有些同情巡捕房的那些蠢人,拦谁的东西不好,非要拦着他们家主子的东西。
    阿力是从小跟着秦简的,对于自己主子的行为向来没有异议。听着秦简的话,他没出声,等着秦简接下来的吩咐。
    “让其他的人盯着其他的码头,那些洋人点名要的东西,过两天直接按照名单送过去就是。”
    “知道了,少爷。”
    阿力的能力秦简是不用操心的,毕竟是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他点了点头,让阿力领了任务就出去了。
    只剩下刘伯,秦简看着这个一直管理秦家的老人。从他出生那会儿,刘伯就已经在他家了。
    如今,也只剩下刘伯和徐妈了。
    “刘伯,有什么事要说的吗?”
    秦简忽然有些想念在卧室里睡得正香的霜儿,生意上的琐事让他有些烦躁。
    “有。”
    “说。”
    有些漫不经心,秦简兴致缺缺的等着刘伯禀报。
    可刘伯一反平日里的利落,有些支支吾吾的,脸色也有些游移不定。
    “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在秦家,刘伯你不用这么谨慎的。”
    说到底还是秦家的老人,平日里秦简也跟尊敬刘伯。今天刘伯的反常,他只当是刘伯不太好开口。
    刘伯确实是不好开口,但是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能影响秦简喜怒的人。
    “少爷,我前几天在北边的市场里,看到了老爷…”
    这个称谓,刘伯已经很多年没叫过了。从那个人离家以后,秦简也不让他这样叫。就一直保持着曾经的称呼。
    秦简的脸色一变,几乎是眼带寒光的看向刘伯,眼里的杀意瞬间投向刘伯,骇的刘伯背后冷汗都下来了。
    果然,那个人就是秦简的禁忌。
    “他还没死?我当他早就死在外面了,没想到还在苟延残喘。”
    这的确是秦简没想到的事情,那个男人在离开秦家以后,居然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刘伯也没想到,秦家老爷当年那样仓惶的逃离了秦家。现在还能出现在北城,想到上次自己看到对方衣冠整洁的模样,看上去也过的不错。
    又想到曾经对方做的那些事,他叹了一口气,这父子俩大概是要成一辈子的仇人了。
    “他在那里做什么?”
    到底还是做不到忽视那个人的消息,秦简迫切的想要知道对方到底在做什么。
    “不清楚,我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他的身边,好像有一对母子…”
    那个孩子还很小的模样,那个女人神色温柔的站在老爷的身边。
    越想,刘伯越觉得危险。
    母子!
    秦简差点捏碎梨花木的桌角,手背上青筋暴起,心里的怒火和怨气差点冲破胸膛,让他举着刀去找那个人。
    最后还是忍住了。
    面容冰冷的盯着桌子上,秦简也没冲刘伯发火。
    “你先下去吧,有新的消息再来告诉我。”
    刘伯转身就要走,身后的秦简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叫住了刘伯。
    “刘伯,霜儿胆子挺小的,下次他要是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多照顾着他一点,毕竟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也没人教他规
    гoùsнùɡè.coм(roushuge.com)
    --


同类推荐: 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大海(H)傲娇就到碗里来(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