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怪物们的朋友[nph人外] 他是龙9-被禁锢在椅子上无法反抗

他是龙9-被禁锢在椅子上无法反抗

    9
    阿贝尔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背后发毛得厉害,但是一转头,那种被窥视的视线就消失了,搞得她以为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
    鉴于在这种地方,一点不正常都不能忽视,她更加提高警惕,即便这间屋子里除了一把椅子什么都没有。
    她四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就连进来的那扇门也消失不见。
    忽然咚的一声,像是重物突然砸下来又被扯着悬在空中的桄榔声响,她循着声音望去,就见一个铁牌子上刻着一行仓促的手写花体字:
    【不坐椅子就无法出去】
    像是刚刚才用尖锐物体刻上去似的,字体凹陷处还残留着铁屑。
    阿贝尔“……”了一会儿,扭头看向乌泽瑞特。
    少年清澈的眼神与她对视,一点都看不出心虚。
    他惯是会装的,阿贝尔看不出他的心思,狐疑地把视线转到那把椅子上。椅子还是那样,没有丝毫变化,乌泽瑞特坐上去什么都没发生,那她要不要去试试?
    毕竟不坐上去就没办法出去。
    她又问了句:“这面墙……”
    “不可以哦,姐姐。”乌泽瑞特摇头,故作委屈,“姐姐要我撞这种坚硬的铜墙铁壁吗?那会很痛的。”
    不料没防的过自己人,阿贝尔被他拒绝,没有第二个选择,只好硬着头皮坐上椅子。
    屁股挨到椅子上的一瞬间,危险警告被放到最大,她满脑子都充斥着快点离开的预警,正要反悔,突然被撞了一下腰,整个人往后跌去。
    “咔嚓”。
    就听到清脆的一声铁制品碰撞的响,阿贝尔的手脚被锁住了。
    她一时间有点无措,不知道是对这把椅子还是对乌泽瑞特撞她的那一下。
    “姐姐运气有点不好呢,”他闷在她的怀里笑出声,“看来得解开这个枷锁才能出去哦。”
    阿贝尔真想踹一脚,但脚踝也被禁锢,只能带着点羞恼和他算账:“等出去了,我要狠狠踢你们的屁股——你们两个都跑不了!”
    “姐姐嘴上说说,其实心里舍不得吧?姐姐一直都是嘴硬心软的,”少年扬起脑袋,湿漉漉的眼睛孺慕地望着她,说出的话却如同恶魔般恶劣,“放心吧,不会有危险的,反而会很舒服哦?”
    阿贝尔信了他才有鬼。
    随后少年温热的身体离开她的怀抱,她一下子就慌了,挣扎着脱离这个鬼东西,还没喊出菲姆斯,谁知下一秒就被堵住了嘴。
    灰发少年的唇瓣软软的,贴上来的时候像是贴上一颗富有弹性的果冻,温温的触感让她恶从心中起,张嘴就咬住他。
    他被咬得吃痛,稍稍离开些许,舔了舔被咬到的下唇,弯起眼角:“这些天姐姐都是我的,我只想听到姐姐的嘴里喊我的名字,如果喊了其他人,我可不能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呀。”
    他们的吐息彼此交缠,再次贴近前,他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威胁:“姐姐要乖,这场‘游戏’才会早点结束,所以,听话点,好不好?”
    寒意顿时攀上脊椎骨,她知道他占有欲强,本质上就是个卑劣的、喜爱抢夺他人珍贵宝物的龙,但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撕下伪装,是因为不需要伪装了吗?
    早就知道,龙不是个好东西。
    阿贝尔被他吻得无法出声,呜咽着红了眼眶,他把这声呜咽当做应答,鼻腔里轻轻嗤出一声笑,接着干脆利落地撤回自己的唇舌。
    这个房间就像在他的摆布之中,他刚刚站定,椅子就咯吱咯吱响动,阿贝尔还没喘匀气息,座椅猛然往下一降。
    失重感让她惊呼出声,等看清自己深深陷入椅子中,双腿之间冒出的机械滚轮上镶嵌了一颗颗滚圆的珠子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姐姐眼熟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少年踱步走来,兴奋地绕着她转了两圈,“是呀,这是缪做给你的,我借来了!”
    不加掩饰的话语大咧咧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
    阿贝尔感觉一股子愤怒涌上心头,被愚弄、被戏耍的耻辱让她破口大骂:“乌!泽!瑞!特!”
    “姐姐别怕,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但也许……我是说也许,我会好好使用呢,不像他那样粗暴……”
    少年白净的指尖抚上冰凉的机械,他兴致勃勃地拨弄着上面一颗颗闪着银光的珠子,琥珀色眼瞳里的玩味愈发高涨,笑得残忍又天真:
    “你反抗不了啦~”


同类推荐: 麝香之梦(NPH)人外组曲(h)女魔王你是魔法学院小透明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抱走女主前任兽灵武士斗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