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囚欢(1v1) 番外—人生若只如初见(下)

番外—人生若只如初见(下)

    那夜叶府灯火通明,叶萱儿一夜未歇,终是等来了叶璃的归来,二人并未多言,他便径直回书房休息了。
    自生完孩子后,他们并未再圆房,下药的那晚也是她设计来的,还被沉娇娇占得先机,那可是她千金求来的药方,好不容易得手了,却被人占了便宜,如何能不恨?
    好在药性烈,她竟与沉娇娇一并怀孕了,幸好醒来叶璃看见躺着自己身边的是她,否则这场阴谋则不灭自破了,她等他多年无果,如今甘愿委身于他,竟是做妾,男人也没应允,好在肚子争气,叶老太太十分看重这个孩子,威逼他娶自己为平妻,男人却固执己见,双方还是僵持不下。
    她插在沉娇娇的眼线恰好告诉自己这位小主母疑似有孕,于是她便亲自为小娇娇布了个局,在宫宴上故技重施,结果正如她所料想那般成功,叶璃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玷污,她以为这般就可以入主叶府了,却还是低估了叶璃对沉娇娇的看重,这件事后男人只是把她禁足在府,不允许任何人接触她。
    但有孕的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幸而她一早便收买了大夫,事情终是如她所预料的那般发展,叶璃以为她早与陆景然有染,沉娇娇还是被休弃了,可男人并未多亲近自己。
    她自是知晓他清冷的性子,他待她一如以前,但是她却不满足,他们分开太久了,期间还有个沉娇娇插足,她时常觉得叶璃变了,心里似乎没有自己了,所以她铤而走险,亲自拿孩子为药引,给叶璃下了情蛊,后来叶璃果然待她亲近不少,时常嘘寒问暖,她原以为是怕伤了孩子,男人才不与自己亲热,每每假借她有身子之由避开与她的亲密接触,但是今日她才知晓,他心里还有沉娇娇,纵然男人隐藏的再好,但她再了解不过他了,她就好像是他的一面镜子,正因太过熟悉男人的心性,才能如此好拿捏住叶璃,同样的她太懂他反而难以入了他的心房。
    蛊虫易遭反噬,血脉相连,她是拿孩子的性命做赌,此蛊霸道,能下被种蛊之人心脉受损,她却没有回头路可走了,蛊毒无解,她若得不到叶璃,那么她情愿毁了他,也不会让他去找沉娇娇,同样的只要男人不再去见沉娇娇,那么他们还能相安无事的度日,她就当一切从未发生过。
    如此平静的度过了半月,叶璃并未出府,她悬着的心终是落下了,她想也许是自己多心了,瞧着男人逗弄着孩子的模样,此刻岁月静好,她只想往日余生都能这般其乐融融,永不分离。
    而邵府这边,沉娇娇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她自被叶璃抱回来后便一直昏迷不醒,楚轩自是知晓她原本体弱,气血两虚又加上风月过多,被人采阴补阳,又遭人踩踏后内藏淤血故而五脏俱损,所以昏迷不醒,男人瞧着她一个劲的叹气,小东西才二八年华如今竟要成北邙之女了么?
    以他的医术,实在是回天乏术,他仅仅是施以针灸,便不敢轻举妄动了,此事要不要告之叶璃呢?男人犹豫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罢了,还是让自己为她准备着后事吧,尽人事,听天命,人的命数已定,任谁也不能撼动半分,若是小东西命不该绝,自是有神佛保佑。
    ..................................................我是好久不见的分割线........................................................................
    男人每日都会为沉娇娇把脉,脉细微弱,虽是气若游丝,未见有回光返照之兆,不由得心生疑惑,沉娇娇明明是将死之人,为何病情迟迟不见一星半点的好转,也未恶化,好似还吊着一口气,看着她宁静的睡颜,楚轩却是希望她能度过此难,此番她若是能活下来,想必叶璃并不会将她再度逼入绝境......
    门外守卫来报,有一位不速之客登门拜访,问是否府内有重伤之人?邵楚轩闻言亲自将人带入府邸,来者是一个面露悲悯的僧人,他着一身素袍旧衫,嘴里却念着又逢故人了,楚轩自是百思不得其解,只见僧人取走了沉娇娇脖颈处的玉珠,叹其孽缘,说此劫今生不可解,他让人送沉娇娇至宝华寺,唯有心诚则灵,才可破此间中局,便只身离去了。
    僧人什么也没有做,单单是拿走了属于娇娇的护身符,但神奇的是,她竟醒了过来,邵楚轩虽是喜不自胜,但仍记着僧人的话,只是娇娇现在的情况去宝华寺,似乎是不太可能。
    然好景不长,小东西清醒的时日越发少,除了偶尔还能与他说上几句话,其他时间皆是昏睡,邵楚轩实在是不敢耽误了,便打算亲自把人送到宝华寺,心诚则灵者才可破劫,他想自己也算小东西半个哥哥了,这般未尝不可,只是出门恰好与一段时日未见的叶璃撞了个正着,这段时日发生的事他一句也未告诉男人。
    叶璃看见好友身边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后,得知他们要去的是宝华寺,竟和他今日祈福的地方阴差阳错的撞了,眼底不由得染上一层阴霾,好在楚轩并未与他过多纠缠,便急着赶时间先行一步了。
    瞧着男人神情少有的焦急,他自是随后跟了上去,不紧不慢,不近不远的跟着他们,他今日是为麟儿求符,萱儿和孩子还在府邸等着他拿着平安符回去,等到了寺庙脚下,邵楚轩亲自背着小娇娇一步步的登上宝华寺的台阶,明明有近路可抄,他却选择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层的白石阶。
    叶璃自是未与他们同行,一心只为孩子求符,可真进了宝华寺的祠堂,却有人等候他已久。
    “麟儿最近哭闹不止,法师是谓有邪祟缠身,故而晚辈特来求个平安符,还望大师赐福。”他如实相告了自己的来意。
    “阿弥陀佛,我苦等施主久矣。”僧人双手合十,面露微笑的看着叶璃。
    “大师此话何意?”叶璃不解僧人的意思,只好询问道。
    “施主的孩子,恕老身无法赐福。”僧人却并未解释其中缘由,并一口回绝了男人。
    被献祭的襁褓婴儿,他又如何能赐福于他?
    “这是为何?”叶璃皱着眉头,连忙追问下去。
    “施主的孩儿被邪祟缠身,乃是一报还一报,因果缘由非我等可阻止,施主可记得被自己害死的那个孩子?”僧人仍是面带着慈悲,说出的话却让叶璃后脊一凉。
    “那个无辜的孩子是来索命的来了。”叁言两语,盖棺定论。
    “五年前我与施主曾见过......  ”僧人徐徐道来,五年前他在外云游,初见叶璃与沉娇娇,届时男人将她留在寺庙落脚,自己有要事缠身须离开一段时日,那时他便告诫沉娇娇眼前人实非良人,可奈何天意弄人,命定的叁世姻缘仍是逃脱不了,换句话说,沉娇娇能有今日,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了。
    “施主执念太深,容易被一叶障目,痛失所爱。”
    “施主如今境遇,是为天意,老衲亦是无可奈何。”
    叶璃不知自己是如何出了寺庙的门,失魂落魄的走下了台阶,大师的话不断闪现在他的脑海中,那个无辜的孩子来索他孩子的命来了?
    那个无辜的孩子?到底是孩子无辜?还是沉娇娇无辜?他的头一片昏昏沉沉,理不清思绪,在半山腰处却又碰见了大汗淋漓的邵楚轩,正背着沉娇娇上来,眼前小半日过去了,他们却还只到半山腰,按这情形,恐怕是天黑了也到不了宝华寺。
    “璃,我不行了。”楚轩在向他求助,男人累得不行,他实在是体力不支了。
    “你这是何故?”叶璃从他身上接过了沉娇娇,继而发问道。
    “小家伙是生还是死,全靠你了。”现如今,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他只得向男人老实交代一切,叶璃心头一阵,如此说来,僧人仍是在等他回去。
    他重新将小家伙背在身上,踏上了台阶,思绪不由纷飞,难道当初落了的那个孩子竟是他的么?男人难以置信,不可能的,他那段时日分明没有与她欢好,又是如何来的孩子?
    “施主执念太深,容易被一叶障目,痛失所爱。”僧人的话仍回旋在他的耳边,他当时一心想着的是孩子,难道大师所指的并不是麟儿,而是沉娇娇?想此,男人面色如土,仿若心死。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日暮西山,他们才再次来到寺庙门前,僧人仍是一席旧衫,却站在了门口等着他们,他的嘴中念念有词,手里拿着的正是沉娇娇的那枚玉珠。
    “这是施主终其一生却不可得之物,明是近在矩尺,却又如雾里看花,水中捞月一场。”他目光悲悯的看着叶璃,他一开始接近沉娇娇只为玉麒麟,几经是非沉浮,最后却人物两空。
    “执念太深,终被执念所害。”为今之计,只有拿到另一块玉麒麟才能破了这死局。
    男人静默的听着这一切,并未言语,那颗原本麻木的心却是骤然一痛,随之叶璃便吐出了一口浊血,一只蛊虫此刻正在啃食着他的心脉,男人匐匍在地,虽是痛苦不堪,瞳孔却是恢复了久违不见的清澈,他抬眸看见睡颜宁静的沉娇娇,小家伙似乎是永久的睡着了,任他如何呼唤,她亦是没了动静。
    叶璃遭受着噬心之痛,那日从宝华寺回来后,叶萱儿并未等来平安符,却是等来了心上人的一夜白头,她不知发生了什么,内心却惴惴不安,叶璃待她并无任何不妥,一切如昨,但男人越发不苟言笑了。
    中秋佳节,叶璃竟主动回应了朝云,这自然让公主殿下喜不自胜,二人相约越发频繁,叶萱儿虽是心有不满却无计可施,沉娇娇一介孤女自是好欺负,公主殿下金枝玉叶,陛下尤为看重,她却是不能轻易动手。
    流言尘嚣日上,说是叶璃与公主两情相悦,不日便会迎娶朝云入门,想不到叶府有这般的好福气,但是朝云并未等来圣上的赐婚,而是得到了皇兄的震怒,叶璃亲口对她说只要有了玉麒麟,他便能名正言顺为叶府翻案,光明正大的迎娶她回府,届时陛下再也没有了理由棒打鸳鸯。
    她竟停了叶璃的甜言蜜语,为了他竟擅闯皇宫禁地,躲过了明枪暗箭,一切顺利的拿到了那块玉麒麟,却在最后关头死在了自己皇兄的剑下,原来他早就知晓叶璃此番示好之意,便让他知道了剩下的那块玉麒麟在自己这,那么男人势必会利用朝云来到禁地,而他亦是不想再留叶府这个后患了,一切正常的进行,朝云竟心甘情愿的为叶璃而死,是男人没有想到的,她向他求情放了自己的心上人,这便是她最后的遗愿了,面对重伤的叶璃,他自是可以永绝后患,但是朝云却希望自己放了他,他最后竟果真如了他的愿,让叶璃带着玉麒麟离开了,他知道此后这世间并不会再有叶璃这个人了,纵然他不赶尽杀绝,但以叶璃的伤势,他也断然活不了多久了。
    那夜叶璃拖着重伤之躯来到了宝华寺,手里紧紧攥着那块得之不易的玉麒麟,曾几何时他为了拿到它,接近她,到如今,他却要拿着它去救自己此生的挚爱。
    男人扯出一抹苦笑,原来玉麒麟也能入药,能让人死而复生,比起富可敌国的宝藏又算得了什么?
    然,天不遂人愿,那对玉麒麟未能让他们起死回生,却是让娇娇带着破碎的记忆重生了。
    ps:以前想详细写的,大概能水个十来章,现在就凑着吧,想快点完结呜呜呜,我太能水了QAQ


同类推荐: 赌 (校园,1V1)天生尤物【快穿】高H汹妄(1V1)爱欲之潮NP重组家庭(父女/母子)讨厌死哥哥了(骨科h)非人类妄想(合集)姐夫别过来(糙汉x软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