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难防(np) 周府 po18 w.vip

周府 po18 w.vip

    第二十三章  周府
    刚还热闹哄哄的大堂,现在只剩下零星几桌,桌上只剩下周府的人了。
    霍重和周老爷几个坐在最中心的那桌,周围气氛有些热闹又诡异。
    “霍先生,可别客气,这桌上都是骅城的特产,还有这酒,那可一定得试试,骅城的名酒,好些年才能出这么一坛,在京城想买那可得花大价钱”,霍老爷说着,给霍重满上酒。
    霍重还是那副没甚表情的样子,嘴角微弯,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la yuzhaiwu.xyz
    霍重没有拒绝,接过酒喝下,丝毫不担心会下药,毕竟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贿赂他没有必要再给他下药。
    “还真是好酒,醇厚甘甜,不愧是骅城的名酒”,霍重漫不经心的说道,但这话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周老爷见他搭话了,赶紧开始接上,“哈哈哈,好酒那霍先生就多喝点”,说完又给他满上。
    就这样,酒过三巡,周老爷以为气氛差不多了,打算开始他的计划。但实际上,霍重早就服下了药丸能让他“千杯不醉”,就这样静静看着他琢磨。
    周老爷给身边的仆从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心领神会下去指挥人把东西送上来。
    没一会,就有一个箱子被抬了上来,打开是一整箱的黄金。
    霍重就这么看着不置一词,一只手时不时敲击桌子,周老爷有些摸不透,硬着头皮开口,“霍先生,您看,这是对您的一点敬意,这么大老远过来也是辛苦,您可一定得收下”,霍重一时没开口,周任还以为是不够,立马又让人送上来一箱,霍重看了他一眼还是没作声,周任有些急了,一狠心又加了两箱上来。
    霍重终于有了动作,“周老爷这是做什么,突然给我送这么大礼,霍某可担不起,或者说,难道周老爷是有事相求?”,霍重眯眼看着他。
    “哈哈哈”,周老爷似乎有些心虚的笑了,“霍先生说笑了,您如此公正无私,又是皇上近臣,咱们这些老百姓哪敢干这种事,就是…就是想让大人您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而已,这些黄金也只是一点小心意而已,还请笑纳”,周老爷被看的除了一身冷汗,这是碰到了一个硬茬啊。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东西我就先收下了,以后要是有什么可以关照的,霍某定会关照”,霍重特意加重最后两个字,说完身边的人立马上前收下几箱黄金。
    周任见霍重收下了东西,立马脸色都亮了,看来皇上近臣也不过如此,还不是抵不住钱财的诱惑,估计想收买他应该也不难。
    霍重心里冷笑,这些钱财只是早晚充公的问题,还真是天真的可笑。
    “周老爷,时候不早了,霍某今日就先告退了”,说完霍重就带人走了,周老爷看人都要走了,赶紧跟上。
    “霍大人,下个月臣的母亲八十大寿,届时将要宴请全城的达官贵人,到时候还请霍先生定要来捧场啊”,说着还想跟上去,被喜来上前拦住,“周老爷失礼啦,还请莫要上前了,贵老夫人八十大寿,霍大人一定会来捧场的,您就放心吧”。
    “好好好,那就麻烦大人转达了”,周老爷连忙向喜来道谢。
    喜来推辞完,回到马车旁,没一会一行人就离开了周府一群人的视线。
    周老爷看终于送走了这群人,立马长松一口气,回想起刚才都有点出冷汗,仆从走到周老爷身边,“老爷,这霍大人似乎看起来不一般,四箱黄金才撬开他的口,不知他这是何意,莫非嫌少了?又或是有别的意图”。
    “哈哈哈,放心吧,这世上就没有钱不能摆平的事情,他定是嫌少了,不过只要他收就不担心钱的问题,生意能做也不愁赚不回”,周老爷一脸自信地说道。
    周府其实以前还只是普通的富硕人家,但是父亲早亡家道中落,母亲辛苦拉扯大他们一家子,所以周任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钱财的重要性,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后来因为为人处事圆滑,长大后成功周旋在各大世家间,分得一杯羹,如今游鱼得水的神仙日子还不得多亏钱。所以在周老爷看来,霍重并不是一个值得特别担心的人物。
    “皇上,这么看来,这周任还真是愚蠢,真以为人人都像他般爱财,这么毫无遮掩的行贿”,喜来愤愤道。
    “也不能全怪他,他能如此毫无顾忌的办这事,之前派来的人估计是给他行了不少方便,给我派人好好查查这些人,怕是在京城也收不干净的钱,既然我都出马了,也是时候给这些人紧紧皮了,一锅端了这些人,人活得太安逸就是容易出事啊…”,霍重淡笑着,看得喜来感觉阴恻恻的,看来不久的将来,注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啊…
    “那老夫人八十大寿,皇上去吗,说是全城的达官贵人都会在”,喜来在一旁忙补充道。
    “去,不过这两天你去办件事,找一个人到周家的几家铺子里放消息就说有一大商贾要买大量精盐,消息一出只要他们信了,八十大寿必定会私下商议交易,等他们联系上门就有机会知道提供私盐的是哪一家了,寿辰那天多派些人盯紧周任的动作,看他与哪个世家老爷走得近”。
    精盐不同于一般的粗盐,需要精细加工,所以要价也更高,要是要量大就会是一笔十足的大买卖。
    “皇上英明,奴才这就去办,之后就只等鱼儿上勾了…”,说完便退出了房间。
    娇云这两日总觉得心神不宁,或许是天气逐渐燥热起来了,人也变得浮躁起来了。
    “小姐,出事啦出事啦!”,雅兰急急忙忙跑进书房,一口气都没喘匀,“有人来闹咱们的铺子,说是有人用了我们铺子里的香粉脸烂了,这肯定是对面香粉铺子的刘大娘搞的鬼,一到半夜就鬼鬼祟祟的在咱们店铺附近转悠,之前还有一次来我们店子里买东西,故意挑三拣四,大声造谣咱们铺子里卖的东西有问题,好不容易压下来,她又来了,这次连官兵都来了,说要进店查验”。
    娇云紧缩眉头,放下笔立马起身吩咐备马车。


同类推荐: 橙光玩家她撂挑子不干了【nph】朝暮[古言]来者不拒半生寻彼岸香流年不语更祝明朝 (古言 先婚后爱)江山秀晚春(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