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难防(np) 异动

异动

    “微臣拜见皇上”,慕寒向面前之人行礼。
    “事情可都办妥了”,霍重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一只手还转了转自己的茶杯。
    “禀告皇上,那人都已经招了,藏匿的盐矿也已经找到了,微臣已派人驻守在那,沉家那家仆贪生怕死,还想邀功,一口还供出了其他几个盐矿位置”。
    “一共有几处盐矿”。
    “三处,除了进城那个最大的盐矿,还有两个在周家后山”,霍重皱眉,没想到有这么多,一处盐矿一年产生的收入都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小县城一年的税负,何况盐矿大小不同,品质不同,卖的价格也会天差地别。
    “这些人还真是胆大包天,敢私藏盐矿就罢了,还私藏了三处,真是嫌命太长,皇上,您看这次应该如何处理”,喜来气愤地开口,都是因为当年先帝疲于管理,整日在一群莺莺燕燕中寻欢作乐,让这些害虫们有了可寻之机。
    霍重一时没开口,一只手有规律的敲着桌子,喜来也拿不准皇上在想什么。敲击桌子的声音突然暂停,喜来顿时开始紧张,腰又弯下了点。
    “喜来,与这件事有关的世家大族,女人孩子全都为奴,男人全部杀了,人头给我挂到城门上,所有家产充入国库,我倒要看看今后还有谁敢私藏盐矿,挑战天子的威严”。
    “是,皇上,臣这就去办”,喜来弯身行礼,直到走出这间屋子都感觉到后怕,陛下的心情本来就很差,这些人不会好过,叹一声气走远了。
    房间内,慕寒仍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军人的气质显露无疑。
    “慕寒,北地现在局势如何,我那无能的父皇派你去北边镇守边疆估计是他这一生唯一做的对的事情”,霍重略带嘲弄的开口,仿佛口中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回禀陛下,自从多年前反抗失败后,一直都很平静,每年也都按时朝贡,但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不严重但是臣觉得有些奇怪”。
    “噢?何事”。
    “出现了军械盗窃,而且盗贼十分机敏,不是直接偷走  ,而是用仿造的替换,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直到有日臣在演武场训练士兵,发现有一批兵器非常容易损坏,还差点误伤士兵,这才引起臣的警觉,发现这批兵器外观上与正常的兵器无异,只是正常使用毫无差别,演武场上的决斗本就是你死我活,但这批兵器总会在最关键时刻断裂,所以臣派人去清查了军械库里所有的兵器,发现不同的兵器都存在被调换的痕迹,臣已经派人去查仿造的军械的出处了,会尽快给陛下一个交代”。慕寒不卑不亢的回答。
    “此事你干的不错,继续跟进,看来,北地不是没动静,而是又开始蠢蠢欲动啦,一群蝼蚁总是嫌命太长,以为老家伙死了他们就有可乘之机了,我记得单于有一个最受宠的大儿子,是吗”。
    “回禀陛下,的确如此,单于大儿子单衍,英勇善战,一直是族内内定的下一任族长,单于也颇为看中他,如今大小事务基本上单衍都有涉及,且近几年匈奴一族内斗严重,自单于弟弟出生后,族中再无其他子嗣出生,单于年幼的几个小儿子都离奇去世,恐怕这事与单衍脱不了干系”。
    “恐怕,单于这老东西还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真面目吧”,霍重笑的漫不经心,但眼底的神色仍旧很锐利,“你说,要是把单衍抓过来当质子,单于会不会自乱阵脚,这老东西这几年贪财享乐,沉迷美色,有勇无谋,要是没了这个儿子,他早该去见阎王陪我那短命的父亲了”,霍重边说边用手里的茶杯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
    “陛下,您的意思是想开战?”。“没错,早该结束啦,既然我那无能的父亲无法解决,就由我来解决吧。不过此事不急,等我回京城后再作打算,你一路回来辛苦啦,先下去吧”。霍重说完,慕寒就告退了。
    慕寒走后,房间里一切又归为平静。霍重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娇云如何了。他该拿她怎么办呢,手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身边的一个小袋子,上面绣着一个既不像鸭子也不像鸟的图案,四个角因为常年使用还有些许磨损,不一会思绪飘远了,突然想起小时候,宫中因为兄弟众多,一直不大太平,平日里少不了明争暗斗来吸引父皇的注意,而那时他才刚满七岁,母妃因为年老色衰而失宠了,整日郁郁寡欢,每次看到他都会想起因为生他而加快了她的容貌衰老,还有她那肚子上生出的裂纹丑陋不堪,连她自己看了都恶心,何况拥有众多美人的皇上,逐渐皇上就很少来她宫里了,所以他母亲也一直对她怀恨在心,不满时还对他恶语相加,问他怎么不去死,最开始他还会难过,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但到了后来久了不管如何他都没什么情绪,人愈发阴沉。
    在宫中,皇帝的恩宠才能保证他们在宫中的地位,一个失宠的妃子就连奴婢都敢踩上几脚。而且,他那太子大哥一直嫉妒他长得好看勾走了他喜欢的姑娘而记恨他,便在有一次几个兄弟出宫时带上了他,回来时却偷偷将他落下,想让他自生自灭,皇帝儿子这么多,少他一个也不会被发现。所以年仅十二岁的他穿着一身单薄衣裳,走在街上,身上仅剩的银两也被几个乞丐偷走了,饿了快两天了,肚子里的灼烧感燃烧着他仅有的清醒,估计还没走到宫门他就要饿死了吧。但在他即将昏倒时,看到一个粉色的身影向他跑来,“是仙子来了吗…”。
    娇云今日终于得到了哥哥的首肯放她出府来玩一会,便拉着雅兰立马就出府了。正午街上正热闹着,加上即将要过上元节了,街边到处张灯结彩,弥漫着过节的气氛。路上还路过一家衣料铺子,还给哥哥偷偷订了套衣衫当做节日礼物,自己还买了点精致的首饰准备送给白音,白音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神神叨叨的叫她出来玩也不出来,算了下次在找机会问问她。
    走着走着,娇云突然发现一个漂亮的小哥哥,就是看起来瘦瘦的,脸色有点差皱着眉头,看起来有点凶,身上的衣服有些脏,身边也没大人跟着,还没看几眼突然就看着他晕倒了,娇云急急忙忙跑过去。
    霍重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眉眼间还隐隐皱着,娇云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烫,他发烧啦,放任他在这她做不到,还是先带回去吧。找白音借了处宅子先安顿好他,白小姐财大气粗立马让人带他们去了她名下一处相对隐蔽的宅子里,周围都没什么邻居,景色倒是十分不错,颇有身处世外桃林的感觉。
    宅子里,“小姐,大夫来了”,雅兰领着一个白胡子老人走了进来,背有点弯,床边站着一个身着粉色长衫的姑娘,正是娇云,床上躺着的少年,看起来毫无生机的样子,但即使是闭着眼睛也掩盖不住他眉眼间的戾气。
    “唐小姐,依老夫看这位少年应当是许久不曾进食而造成的昏厥,加之衣衫单薄受凉了,倒也无其他大碍,就是切记勿再着凉,若发烧加重就有危险了。老夫会开几服药,用于退热祛风寒,每日午时饭后服用一次即可,服用三日风寒应当就好了”。
    “多谢大夫,有劳了”,娇云说完转向雅兰,“雅兰,送大夫出去,再去把药煎上吧”。
    “是小姐”,说完跟着大夫去抓药了,回来后立马去厨房煎药,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要救人,但是小姐心肠一向是极好的,也从不苛责下人,不像二小姐总是动不动打骂下人。娇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他回来,冒着被哥哥骂的风险,或许是看他单薄一人有些孤寂吧,又或许是他那好看的皮囊总归是容易让人心软的,谁叫她喜欢长的好看的呢。
    PS:白音就是最开始慕远爱慕的白家小姐


同类推荐: 穿成侯府丫鬟后(古言,bg)橙光玩家她撂挑子不干了【nph】朝暮[古言]师尊入魔后对我情有独钟来者不拒半生寻彼岸香流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