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18文学
首页难防(np) 皇子

皇子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倒是将整座城市冲洗了一遍,屋檐边不时滴落叁两滴水珠,因着雨后,草叶上还泛着亮光。
    唐硕之今日安分的很,端坐在一旁,时不时用笔在书上圈注,若是往日到了这个时辰,唐硕之早就开始心不在焉了,心思游到了天际,不知姐姐在干什么,许是又在后院里琢磨那些颜色各异的花草,或者研究新的花纹图案。不过今日不同,那天际边的人正坐在他对面。磨了娇云大半个月,终于是等到了姐姐来陪他学习课业,对面的人今日穿着一身淡粉色抹胸长裙,胸前用颜色不同的丝带交织横着,裙边还镶嵌着花边,倒是与这里大多女子的服饰装扮不同,但又好看的紧,越发显得娇云眉眼艳丽却又丝毫不俗气。
    “看什么呢”,娇云悄然开口,看着对面正发着呆的唐硕之,书页已经很久没有翻动了,“一页书竟看了快一刻,硕之今日如此细致呢”,唐硕之听着,耳朵微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垂,听出来姐姐在揶揄他。
    “姐姐,我就是有些心事罢啦,听闻近日朝中来了许多官员,因着那件大事,许多官员锒铛入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大动静了”,唐硕之不好意思说刚刚一直在盯着姐姐看,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转移话题。
    娇云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小子何时开始关心起这个来了,“确实是这样,瞒报盐矿可是重罪,令人意外的是这骅城前几大家族竟多多少少都有牵扯,少不得朝中来插手,说不定这骅城权贵就要重新洗牌了,不过这倒也不关我们的事”。
    “小心使得万年船嘛,毕竟还要在这呆几年”,唐硕之哈哈两声,笑着说,眼神有些闪躲,看来是成功转移话题了。
    “别分心,赶紧看完这本书,等我回来就检查”,娇云起身打算去后院看看,今日从西域新进了些名贵花卉,颜色艳丽,是用来作染料的好东西,得趁着新鲜赶紧处理了,唐硕之也知道这事倒也没多加阻拦,但眼底的失落还是没逃过娇云的眼睛,但也不打算惯着他,转身出了房门。
    后院里,地上铺着各色鲜花,还有一些像草根似的叶子,散发着独特的香味,混杂在胭脂中估计效果会更好。
    雅兰见小姐来了,迅速净了下手走到娇云跟前,“小姐,奴婢已将所有的花卉处理过一遍了,估计晾干需要些时日”,“嗯,辛苦啦,估计明日就天晴了,可以晾晒”,说着还捻起一朵看了看,“成色不错,但是还是要多注意,防止晒过头了”。
    “是,小姐。还有,今日城中几家铺子的账本已送来了,小姐可要过目”。到了月底正是铺子结算的时候,她还正想让雅兰给她瞧瞧。
    娇云顿了下,想起硕之还在书房,不想让他分心,“拿来吧,去我房中”,说着向屋子走去。静谧的房中只剩下细微的翻页声,娇云细看了各个铺子这个月的情况,倒也如她所料,胭脂本就受那些富家小姐的喜爱,更何况她的胭脂除了成色,味道,样子也是十分的可心,卖的供不应求。衣服铺子倒是令她有些意外,当初担心颜色过于鲜艳的衣服不好卖,倒是款式出的不多,但是如今看来,卖的倒还不错,销量竟也能排进前叁。
    “这么看来,后院里这些花倒是买对了,也可以尝试上一些新的花纹了。雅兰,告诉铺子上的伙计,最近可以把我上次新准备的花纹加上,做好的成品先交由我瞧瞧再售卖”。
    “是,小姐,另外,之前对我们有敌意的几家铺子,最近倒是收敛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事情”。
    “兴许吧,叫柜上多注意就行,堤防被人陷害,只要不过分,没有伤人性命,其余倒也不用过于担心,行事切记低调”。雅兰点头,她懂小姐的意思,毕竟在这不比在琉璃城,如今凡事只能靠自己。
    娇云喝了口茶,看着窗外冒着新芽的绿枝,阵阵微风拂过,池中水波荡漾,荷花也都开了,林中还不时传来几声蝉鸣,倒是显得这宅子热闹了许多,微微呢喃,“夏日要来啦…”。
    琉璃城中,来往行人大都换上了短衫,女子穿着轻薄纱裙,颜色俏丽,男子身着长衫,不过倒是十分轻薄的布料。街上行人穿梭,少不得商贩叫卖的声音。
    接近午时,此时正是上客的好时候。酒楼里,客人们觥筹交错,氛围浓时,还会传来阵阵爽朗的笑声。阁楼顶部,房间里散着一股墨香,窗口开着,还能看见下面络绎不绝的行人,唐言之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的公文,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向前见礼,“阁主,来了一个大买卖,这一次是找人”,说着将东西递了上去。
    以往暗阁的大买卖一般都是悬赏人头,找人的倒比较少,这还是近几年头一次,“继续说”,唐言之说着边仔细打量纸上的内容。
    “大燕国皇室传来的消息,说是出游时遭歹人劫持,一路追随踪迹到了大夏边境后消失,望暗阁能出手相助,但背后之人暂时无法确定,我们的人也只是收到了消息但并未见到真人”。
    身旁林锦接着开口,“大燕皇室…,竟来了大夏界内寻人,若不是走投无路估计也不会找上我们,如今大燕表面虽太平,但内里实则暗流涌动,各宗族之间分门别派,几位皇子为了争夺国主之位争的头破血流,要是没猜错的话,找寻之人定是与皇权争夺有关,不然在这节骨眼上,大燕不会交这么大一个把柄给大夏,恐怕是急于将人找回参与皇权之争”。
    信纸随带了一张画像,唐言之在看过后大概就有了估量,画上的人还透着稚嫩,五官深邃,眉眼间还透着淡笑,虽只是半身画,单看衣着也能看出来此人身份尊贵。卖大燕国一个人情也不是不可,相反是十分划算的买卖,没理由不接。“那就应了”,唐言之摆手叫侍卫出去,只剩林锦一人留在房中。
    “近日朝中局势如何,让你盯着骅城那边,最近可有什么消息”,唐言之继续看了看剩下的公文,又拿起手边的茶饮了一口。
    “案子早已破了,那位动手很快,余下与盐矿有关的人也几乎都被清算了,如今朝中派出了许多官人前往骅城接手,料想圣上怕是很快要返京了”。林锦走进微微躬身见礼。
    “嗯,倒也不意外,朝中一日无主便多一分动荡,才仅过叁月有余,左丞相就多了不少动作,近些日子频繁进宫,怕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得知了皇帝不在朝中,妄想搭上白家”,男人嗤笑一声,越发觉得这群人天真的可笑,他母亲与白家关系甚好,因着白音和娇云从小一起长大,只是后来母亲过世后倒是淡了些许,但一直保持着来往。
    那日白家派人送来消息,他才知左丞相竟有意求取白家长女白音,白家乃将门之家,一向不屑于参与朝中之事,更别说愿意与左丞相扯上关系了。但左丞相如今在朝中堪称手握大权,若是与将门联姻倒的确是十分好的选择,可谓是如虎添翼。
    “继续盯着那边,另外派些人看着左丞相那条老狐狸,以为皇帝不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想先斩后奏,不过,我怕此事估计也不是谁人不知的”。
    “阁主觉得如何”。
    “我怕皇帝应当也知道,只是在放任,不然为何还迟迟不返京,这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啊…”,林锦一惊,顿觉皇家之事还真是一门学问,错综复杂,叫人看不清。


同类推荐: 橙光玩家她撂挑子不干了【nph】朝暮[古言]来者不拒半生寻彼岸香流年不语更祝明朝 (古言 先婚后爱)江山秀晚春(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