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 第28章陆绕给靳南屿买飞机杯解决(3000字,

第28章陆绕给靳南屿买飞机杯解决(3000字,

    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 作者:陆绕

    陆绕窘颜:“……你现在说话不是中气十足的吗?我看你能有什么事?你说话这么多有力气,像是准备躺棺材的人吗?”

    靳南屿那边冷静了下来,嗓音喑哑的跟她说:“所以,你不来照顾我?不管我si活了?”

    靳南屿这五年每次感冒发烧都是陆绕照顾着的,他身t也不是说很差,只是有时候加班熬夜,刚接手公司的时候,那时候一直忙于应酬,喝酒ch0u烟的身t垮了一段时间,都是陆绕照顾他的。

    他在医院待多久,陆绕就待多久。

    人是个感情动物,特别是在身t最虚弱的时候,特别容易对一个人产生感情。

    公司要破产的那段时间,他喝酒喝进医院,医生说他的胃被喝出来了毛病,得动手术,情况不一定好。

    他都没有哭,陆绕就在他面前哭的身t一ch0u一ch0u的。

    他看到陆绕在他的面前哭,那时候他在想这nv人究竟有多ai他,能在他有事的时候,哭的这么伤心。

    他动手术后,得要在医院休养一段时间,陆绕也天天在医院守着,给他送饭,给他跑上跑下的处理事物。

    那时候他就想着,这个nv人,挺可ai的。

    后面喜欢上她,大概是他觉得这辈子不会再遇到这么一个傻nv人了。

    陆绕喜欢给他做饭,也是因为他这个胃曾经出现过毛病,所以得要调养辛辣的东西,不能吃太多,只能养胃的,基本每顿都会给他煲汤。

    靳南屿想到以前,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那个会因为他住院就哭得这么伤心的nv人,怎么说不喜欢他就不喜欢他了。

    陆绕听到他这话,有些难受,咬着唇瓣的回他:“我去看你有什么用呢?有事情你找医生,又不是学医的,我去了能帮你什么?”

    靳南屿滚动了一下喉结,想通的跟她说:“陆绕,我们在一起五年,照顾我这最后一次,我肯定不会再纠缠你了,你想分手可以,就这一次。”

    陆绕听到这话沉默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嘴里说分手两个字,她竟然心里头会酸酸的。

    ……

    陆绕十多分钟之后又回去了他的病房里,蓝音早就走了,现在病房没有人。

    陆绕进去的时候把门给关上,看着床上的人。

    靳南屿也看着她,两个人目光相对上。

    伤势的确是挺严重的,手跟脚都包扎了,手打了绷带,这个左脚更严重,打了石膏被抬起来,在这个床尾。

    额头也出事了。

    大概是因为住院,所以他整个人清瘦了一圈。

    陆绕看到他这情况,无语的过去问他:“开车不能小心点吗?又不是说刚开车的人,为什么这么的没有分寸,变成这个样子,我听助理说你这是开车撞到了树上?开车的时候不看的吗?”

    靳南昕想到自己为什么会撞树上的理由,的确是挺白痴的。

    他一想到陆绕跟慕蔺两个人在一块,然后突然想到了高中的时候就回想之前自己看到过他们两个在一起的一幕,他们两个在高中的时候就好像有什么牵扯一样。慕蔺就特别喜欢往陆绕的班上跑,加上两个人在高中的时候,不少接触,慕蔺难道也在高中的时候喜欢上陆绕?

    那如果陆绕真的喜欢慕蔺,慕蔺也喜欢陆绕,那他真的没机会了,想到这里才走神,撞到了一旁的树上。

    后面就进医院了。

    靳南屿对于自己怎么就住医院了,闭口不谈的。

    陆绕看他不愿意说也没有继续追问了,估计也是要面子。

    陆绕过去坐着,就这么跟靳南屿两个人g瞪着眼的。

    靳南屿看着她问:“你跟慕蔺在一起了?”

    他们两个上次手牵手离开。

    陆绕撇过头去不看他,“关你什么事?”

    上次慕蔺在车上的时候跟她说我们在一起试试。

    被陆绕给拒绝了。

    她还是觉得,两个人现在这样的情况还是当朋友开始b较好,并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突然的在一起,她现在对他还没有那种想要在一起的冲动,更没有那个想法。

    所以拒绝了。

    靳南屿看她不愿意说的这个情况,也知道大概真的在一起了,他低着头没看她了,但是又不si心的问她:“他对你好吗?”

    陆绕听到这话鼻头一酸,“他对我怎么样都b你对我好。”

    靳南屿听着这话就不开心了,“陆绕,你跟我说说我怎么就对你不好了?”

    陆绕语气带着哽咽,“就是不好。”

    讨厌si他了。

    陆绕给属下发了条短信让秘书给自己请个假,她这今天也不回去了。

    陆绕看空气尴尬的只能跟他找话说:“你的事情跟你爸妈说了吗?”

    “没,我现在又没什么事,只是外伤而已。不想让他们担心。”

    陆绕又问:“那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两个分手的事情跟你爸妈说了吗?今天你妈还问我到时候我们几点回来。”

    靳南屿听到这里眉头轻蹙的看着她,瞳孔像是含上了一层冰霜一样,他整个人都透着生冷气息,“至于这么着急吗?他们的心脏承受能力不行,等过了中秋节再说吧,中秋节你跟我回去一趟,到时候我再跟他们说。”

    陆绕听着信了:“那你说好的,不许再骗我了。”

    靳南屿听到这话转身看着她,扯动了伤口:“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陆绕,你说话口口声声把我说的成什么样子了?在你心里我是那样的人?我倒是想知道,慕蔺怎么对你的,能够把你弄的这么服服帖帖的,就喜欢他那种是吧?”

    陆绕回答的g脆:“是,我就喜欢他那种。温柔t贴,永远都不会凶我。而且也不会说狠话说我的人。”

    靳南屿听到这里扯了扯嘴角,没话可说了。

    他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难怪看不上他。

    ……

    晚上陆绕伺候了靳南屿吃完了饭,靳南屿跟个大爷一样的姿态,跟她说:“给我擦身子。”

    陆绕把这些碗筷收走了之后,恨不得抹布扔他的身上,“靳南屿,别得寸进尺。好端端的要擦什么身子,等你好起来了之后自己去洗澡。”

    靳南屿不乐意,“我有洁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天不洗澡浑身都泛着难受,我现在这个样子,起码十天半个月没办法洗澡,而且住院到现在我已经在这里两天没有擦身子了,我忍着不难受?你不是要来照顾我吗,给我擦身子怎么了?”

    陆绕忍了他这个大少爷脾气,微笑着说:“那我给你去请护工,反正你这么有钱,请护工给你擦身子可以了吧?”

    靳南屿看她要走拉住了她的手,声音不情愿,非常别扭:“我不喜欢别的nv人碰我的身t。你害羞什么,又不是没看过?我们g都g了多少回了。”

    陆绕:“……”

    陆绕真是服了他这个大少爷脾气了,没办法进去,厕所里面给他打了一盆温水,然后拿了g净的毛巾出来,vip的病房就是好,里面什么都有,还有单人的厕所,这个厕所还有洗澡的位置。

    陆绕把东西拿了出来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跟靳南屿说:“你脱衣服啊。”

    靳南屿装可怜的伸手,“都已经这样了,我哪里有手?”

    陆绕没办法了,只能去给他解开这个病号服,衣服脱下来之后简单地给他擦着上半身。

    然后是下面,下面陆绕没办法了。

    “这能不能不擦?”

    靳南屿抓着她的手不给走,“不准。”

    陆绕:“……”

    陆绕解开他的k子,把他k子脱下,内k也脱下了。

    手碰到靳南屿roubang的时候,他这根roubang大起来了。

    roubang越来越大,每到碰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大了一圈,y邦邦的跟棍子放在这一样。

    陆绕:“……”

    她觉得没眼睛看赶紧的,三两下给他解决了这之后准备帮他把k子穿上。

    他这根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哪怕穿上了这个病号服,这中间的部位挺着的确是挺庞大的。

    陆绕弄好了之后,看他憋着的样子,挺尴尬的,问他:“我先去外头待,你自己解决吧,解决好了之后再叫我进来。”

    靳南屿咬牙切齿的伸手给她看:“我都这样了,我怎么解决?我的手都没办法动弹。”

    陆绕:“……那你就憋着吧。”

    靳南屿憋着的确是难受,他祈求的眼神看着她,“就不能帮我弄出来?我这玩意是被你弄大的。”

    陆绕听他这话想到了什么,赶紧的拿着包走,走之前给他留了一句话:“你等等我,我马上很快就回来了。”

    靳南屿不明所以,陆绕自己很快回来,的确没有几分钟之后回来了扔给了他一个东西:“我来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楼下不远处有这个贩卖机,所以给你买了。”

    靳南屿看到了手上的东西之后,脸se全黑。

    飞机杯。

    他跟陆绕shang后,用手解决的次数少之又少,出差的时候没人才用手,结果现在越过越过去,还得沦落到用飞机杯解决。

    陆绕看他一动不动,给他拿过去拆包装,贴心服务给他,“好了,这样也不用你用手了,飞机杯自动,而且我看了一下这个飞机杯的介绍挺好的,给你买的是高端系列的,顶部还可以帮你x1。”

    靳南屿:“……”更多好书尽在:ΓǒЦΓǒЦωυ.ǒгG


同类推荐: 乐乐的放荡日记-淫妇养成(高H、纯肉、奸淫)操到你喜欢(H)同学,请自重_新御书屋希灵淫国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遇狐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