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南明第一狠人 第九百九十二章 圣驾到(第二更!求订阅,求

第九百九十二章 圣驾到(第二更!求订阅,求

    一夜无话。
    对何守义来说,这夜绝对是难忘的。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魏巡抚敢刺杀他。
    虽然二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是昭然若揭,但是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刺朝廷官员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何况...
    何况一旦何守义遇刺,所有的矛头都会毫无疑问的指向魏巡抚。
    这个魏巡抚未免也太蠢了些吧。
    好在何守义反应的足够快,在对方发难之时及时应对,逃到了亲兵营里。
    有了亲兵营的护佑,别说是何守义派出区区几个刺客来,便是派出再多的人,把整个杭州的衙役全部搬来,何守义也不怕。
    当然了,此时此刻何守义最期待的还是看魏巡抚如何应对。
    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此刻魏巡抚应该是气的直跳脚吧?
    但魏巡抚就是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他现在就是装也得装作一副悲痛惶恐的样子。
    果不其然,就在何守义“遇刺”后的第二天,魏巡抚亲自来了亲兵营。
    何守义心道这厮倒是有些意思,他怎么敢来的啊。
    “哎呀何将军,何将军受惊了啊。”
    魏巡抚一见到何守义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道:“听闻何将军昨夜遇刺,本抚急不可耐,立马前来探望。何将军没有什么大碍吧?”
    何守义趋步走近,沉声道:“大碍倒是没有,惊吓自也不会。多谢魏巡抚关心。”
    他说罢之后突然压低声音,用仅仅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魏巡抚心中登时咯噔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何守义也是天子下旨来剿倭寇的。
    他身为浙江巡抚,如果何守义在杭州的地界上死了,魏巡抚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即便没有定性为幕后主使,那也肯定是少不了失察之罪,最后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但是魏巡抚当时确实着急了。毕竟何守义咄咄逼人,且一点也不给他机会。
    魏巡抚几次三番示好,并试探何守义,希望何守义收手。
    只要何守义愿意,他甚至愿意分何守义一杯羹。
    可何守义却明确的拒绝了他。
    这让魏巡抚不得不另外谋划一番。
    人不可能等死,何况魏巡抚身后还有一众浙江的豪商巨贾。
    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既然魏巡抚拿了核心江南商贾的钱,总归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吧。
    那样以后谁还敢跟他合作,谁还敢孝敬他。
    退一万步讲,这是关乎到全家老小性命的事情。
    如果被朝廷知道,且定性为通倭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很有可能全家老小菜市口一起走了。
    魏巡抚十分赞同曹孟德的那一句话,叫做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他不是没有给过何守义机会,是何守义自己不抓住的。
    身为一名将领,满脑子只有立下军功,对其他人的死活不管不顾,叫魏巡抚怎么跟他合作。
    真的是极致迂腐的一个人。
    当然,戏份该做还是得做足。
    虽然二人已经撕破脸,但在明面上他们毕竟还是同僚。
    同僚遇刺,身为巡抚他还是要前来慰问一下的。
    但也仅限于此了。
    魏巡抚不希望再出现任何的差池,天子不是要来了吗,他倒要看看这个剿灭倭寇不利的何守义如何交待。
    一个倭寇没有剿灭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吧。
    都说读书人舌灿莲花,笔比刀子还要利,魏巡抚就要在天子面前狠狠参何守义一本。
    “既然何将军没有事,本抚就放心了。”
    魏巡抚哈哈笑了笑,随后同样用只有二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我们走着瞧。”
    说罢转身离去。
    魏巡抚走后何守义喃喃道:“这个家伙真的好嚣张啊,足以见得浙江布政司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官商勾结沆瀣一气,若是再不整治一番,真要是尾大不掉了。”
    ...
    ...
    经过近二十天的航行,天子圣驾终于经由大运河抵杭。
    这当然不是全速前进下的结果。
    事实上,圣驾一路走走停停。
    毕竟朱由榔难得出宫一趟,欣赏下沿途风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沿途官员百姓更是展现出了难得的热情。
    毕竟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而言,一辈子都不一定有机会见到天子一次。
    如今得了机会,自然要仰望一下。
    朱由榔抵达杭州之后的心情很是不错。
    浙江巡抚带领浙江文武官员一通前往迎接圣驾。
    至于何守义自然也在。
    作为朱由榔钦命的剿倭将领,何守义的身份可谓是举足轻重。
    他是朱由榔最为信任之人。
    只是善于观察的朱由榔发现何守义的面容透露着一丝疲惫,很显然是没有休息好。
    “何将军怎么这副模样?”
    “启禀陛下,臣昨夜遇刺了。”
    何守义倒是没有想着抢先言语。
    但是天子都主动发问了,他顺水推舟的说上一句也没毛病吧。
    “什么,何将军遇刺了?”
    朱由榔却是惊讶不已。
    “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
    “咳咳。陛下,就是几个小蟊贼,估计是倭寇的同党吧。不打紧,臣无碍的。”
    何守义装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可他越是这样,朱由榔越是忧心。
    “此事定然不简单,查,给朕严查。朕倒是想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在朗朗乾坤之下行刺大明重臣。”
    说罢之后朱由榔的目光扫向了一旁的魏巡抚。
    “魏卿,你说是也不是。”
    魏巡抚明显有一个眼神躲闪,但随后一闪而逝。
    “陛下所言极是。臣一定下令严查,必定要捉住凶手给何将军一个公道。”
    何守义的心态其实是很平稳的。
    只要他身边有人护卫,就绝对不会有事。
    何况现在天子又来了。
    这个魏巡抚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天子面前行刺吧。
    要知道虎贲军和锦衣卫可不是吃素的。只要魏巡抚的脑子没有被踢到就不会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
    好了,好戏可算是要上演了。
    何守义期待极了。
    魏巡抚啊魏巡抚,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爷爷我奉陪到底,你可千万不要怂啊。
    …
    …


同类推荐: 位面商人之强国梦重生之大总统醉枕江山雅骚抗战之红色警戒重生之红星传奇我是傀儡皇帝巴比伦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