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御宅屋
首页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头 第六百章:蒙混过关

第六百章:蒙混过关

    良逸等人在晚亭归的带领下刚开始行进速度并不快,毕竟他们跑得太快那些想要埋伏他们的深渊修士可能还没撤走。
    直到晚亭归接到属下的传讯,得知正面战场上新出现了一股深渊军队参战后,晚亭归这才放下心来带着良逸等人全速赶路。
    只用了一天时间,良逸等人便横穿了整个北漠,来到了一道几乎与天齐高,犹如利刃撕烂画布产生的狰狞裂口面前。
    浓郁到了极点的深渊气息让众人即便在极远处都清晰感知到,心中不禁一凛,打起了全部精神。
    “前边就是深渊与玄机大陆的连接处,目前所有深渊势力都是从这个裂缝中进出的,我们待会也是要从这里进去。”
    晚亭归又面色认真的仔细与众人对了一遍口供,一遍遍检查了一下众人影玄道章是否还有纰漏。
    良逸等人完全明白事情的重要程度,不厌其烦的将所有细节再次确认了好几遍。
    刚刚他们来的时候在路上察觉到了无数阵法残留,并且看样子都是刚刚拆除不久,应当是深渊那边藏着想要防备他们的后手。
    如今因为夏坤的错误情报,这些人都撤离了此地,大大减轻了他们走到这里的难度。
    但在走过那道裂缝进入深渊本土之前,他们还都不算成功!
    “幻月照影符记得佩戴好。”
    良逸从储物戒中拿出一道表面光滑冰凉,并以鬼斧神工的刀工刻出了数道符文的紫色长方形玉符来,将其挂在腰间后还不忘提醒了其它人一声。
    苏幼仪众人也各自取出这来自玄周仙朝的秘宝,纷纷将其佩戴于腰间。
    良逸运起一丝灵力缓缓注入玉符中,一轮幻月与一道九尾妖狐的虚影在玉符表面符文里一闪而逝。
    “嗯?有意思。”
    伸出双手,良逸察觉到自身的变化,不禁眉头一挑有些感兴趣的说道。
    这幻月照影符究其根底其实并非是玄周仙朝的法宝,而是在玄周仙朝统一之前,被玄周仙朝灭亡的另一个仙朝的先天灵宝。
    只不过那个仙朝的仙帝昏庸无道,如此重宝只是拿来与其爱妃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游戏,反正良逸听了之后只觉得那仙朝活该被灭。
    本就以幻术为根本的灵宝,如今更是得到了青丘明璃以青丘幻术秘法的全力加持。
    两相结合之下,其威能甚至堪比先天神物!
    所以以此来让众人变幻样貌,除非是深渊意志亲自探查,其余之人无论如何都看不出倪端来。
    “师兄?还能认出我来吗?”
    苏幼仪的声音一旁传来。
    前半句的声音良逸是刻进骨子里的熟悉,可当说到后半句时,熟悉的声音转而一变,变成了一道陌生的女声。
    良逸循声望去,只见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苏幼仪此时已然彻底幻化成了另一个人,此时正笑眯眯的冲良逸转了一圈,展示着自己的新形象。
    此时苏幼仪的容颜与其本来面目相比可以说一个天一个地,只能勉强称得上秀丽乖巧一词。就连独属于苏幼仪的那令人瞩目的惊艳气质都收敛消失,变成了一个平平无奇的深渊剑修。
    不管是说话方式还是平时一些行为小习惯,如今都统统改变,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人。
    “差点认不出来。”
    良逸上下打量着师妹,结果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也差点认不出师兄了。”
    苏幼仪也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下师兄的新形象。
    普普通通的天青色法衣,普普通通的脸庞,扔进人堆里完全没有让人看上第二眼的兴趣。腰间一把看着还不错的灵剑? 可境界却从第八境跌落到了第七境初期的样子? 与众人保持一致。
    之前那如浊世佳公子般的俊俏少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眉毛时时上挑? 看上去有点嚣张还有些轻狂的剑修模样。
    但落在苏幼仪眼中? 即便师兄变了样貌变了气质,却依旧越看越觉得有趣。
    “良兄? 看我看我!”
    和致清有些迫不及待的声音传来,听上去有些兴奋。
    良逸调转目光? 在和致清的方位看到了一个体格健壮? 肌肉虬劲,还一脸络腮胡的黝黑壮汉。
    这要拿两个板斧在手,估计能直接进水浒传剧组本色出演李逵!
    如今的这壮汉正对着了良逸挤眉弄眼,看上去对自己的新形象很满意一样。
    “哈哈? 和师兄还挺会玩啊!”
    良逸捧腹大笑? 想不到和致清看上去温和谦逊的样子,内心竟然还藏着一个糙汉子。
    “有时候我也会羡慕那些性格直来直去的修士,想要照顾到所有人真的很累呀。”
    和致清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人人都说他平易近人,儒雅随和脾气好,但是只要是个人都会有脾气的? 他自然也不例外。
    倒不是说他多么虚伪之类的,只是偶尔碰上某些事他也会觉得累。
    但不管是往日的所作所为还是宗门形象都不允许他表现出失态? 所以和致清其实有些时候也是会羡慕如良逸这般随性洒脱之人。
    至少在和致清的观察中,良逸其实看似和他有些类似的温和? 但那也只是表象罢了。良逸本身完全是一个随性不羁之人,除了自己所在乎的之外其它一切其实他都可以不在乎。
    甚至有时候和致清都觉得? 这世界上除了苏幼仪之外? 其它一切人或事良逸其实都看的很淡。
    这种感觉来的毫无缘由? 但和致清却无比相信自己这个直觉。
    良逸和他的交情是真心且没有丝毫虚假的,两人关系也称得上好兄弟,但如果说要在苏幼仪和世界之中做个选择,那和致清相信良逸百分百选择的是苏幼仪。
    这种随性洒脱到有些漠然的性格被良逸藏得很深,但和致清却不讨厌甚至还有点羡慕。因为这代表着能束缚良逸的东西很少,他做一切事情都可以从心而行。
    “那这次去深渊,和师兄你倒是可以稍稍放开点了,反正没人认识你。”
    良逸没注意到和致清有些深意的目光,反而笑着开解道。
    再看其他人,庞清石清冷的气质倒是没怎么变化,但精致的容颜平凡了不少,一如宗门中的普通女弟子一样。
    客梦湛颜值下降不大,虽然换了张脸,但依旧是个帅气的剑修。不过看上去还是走冷酷风,毕竟少说话才能多睡觉,不像和致清这样直接从一极走向另一极端。
    而晚亭归在深渊活动的时候也有着自己的样貌,神秘幽邃的气场完全内敛,傲人的胸怀也平平无奇起来,双手一插,表现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刁蛮的宗门大小姐。
    良逸有理由相信,晚亭归是从柳柔心身上借鉴的经验!不管是气质还是胸怀···
    至于橘大爷,则从一只肥硕的橘猫变成了一直白色萌哒哒小老虎,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煞是可爱,和白虎简直是双胞胎一样。
    良逸看了直呼好家伙,直接套了层白虎皮就出来了。
    在良逸的再三要求下,橘大爷才不情不愿的从白虎变成了一只花纹虎。
    “解除阵法,跟我来!”
    再三确认无误之后,晚亭归这才深吸一口气说道。
    庞清石颔首,细嫩白哲的十根手指如花丛中的蝴蝶一般蹁跹飞舞,无数细丝被其从周围虚空中抽出,犹如编织好的毛衣被重新拆解一样。
    而当最后一根丝线被抽出之后,良逸等人此时的天机才重新回归天地。
    避天九玄阵,解除!
    深渊裂缝前数十里处,防守此地的凶悍深渊修士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打哈欠之人看上去应当是个体修模样,模样凶狠,体格健壮。而与其守望防护此地的另一人则面目白哲,体态优雅。如今在闭目修行,功法运转之间,无数灵力涌入其体内,看上去应当是个道修。
    两人都是第六境巅峰的样子,留在这里看大门着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裂缝这么大,这边也只是数十个入口中的一个,以前因为战场有好几个的缘故,这边来来往往还挺热闹。
    可自从他们接到命令全部回防深渊裂缝后,用的最多的还是另一边与玄机大军正面对抗的那些个,他们这边没啥特殊情况几乎没人来。
    这一次还是听说有玄机修士不死心的想要潜入深渊,这才刷刷来了一大群人。
    可惜啥都没干成,就又在刚才刷刷全都跑了,让他看的直翻白眼。
    “唔···好想去战场上扭断玄机修士滑嫩嫩的脖子啊!”
    模样凶狠的体修名叫钱琮,此时的他歪了歪脖颈,咯咯作响,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与其在这抱怨,不如勇敢点直接抛弃这里的职责前往战场,不比干抱怨有用?”
    而在闭目修行的道修孙舟则随口说道。
    “呵,你小子就是想让我死!”
    钱琮不屑的冷哼一声,斜眼看向那孙舟。
    还抛弃职责,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在这弱肉强食的深渊中,上边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打不过就老老实实听话,不听话就是死!
    “跑又不敢跑,死又不敢死,你个怂逼!”
    孙舟看上去也是闲的无聊,一边修炼一边还随意的和这憨憨聊着天打发时间。
    可还没等钱琮发怒怼回去,数道流光忽的从天而降,直接降临到了他们身前。
    陡然出现的变故并未让两人猝不及防,在流光出现的一瞬间闭目的孙舟就睁开了双眼,冰蓝色的双眸中仿佛有风雪呼啸。
    此景并非幻象,而是当孙舟睁眼之时,荒凉燥热的北漠瞬间被改天换地,漫天风雪呼啸!
    钱琮也反应极快,当他意识到有人出现的瞬间就开启了此地的防守阵法,满脸警惕的站在道修旁边看向来人。
    这些人出现的实在是太过于蹊跷,他们两人竟然没有丝毫感知就被近身,这至少是第七境的大修了!
    “来者何人!”
    钱琮满脸戒备的高声喝道!
    深渊气息做不得假,这些人应当都是深渊修士,所以钱琮两人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展开反击。
    但在这弱肉强食的深渊修行界之中,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即便都是深渊修士那也是如同杯子被养起来的蛊虫,只有活下去才有话语权。
    所以保持戒备心是必要的。
    “莫罗域,青空门弟子。”
    烟尘散去,出现在钱琮面前的是三男三女,三个剑修两个道修一个体修,都是第七境初期的修为,穿着同样的靛青色宗门弟子服,脚下还跟着一只气息强横的妖虎。
    六人丝毫没有遮掩气息,看上去个个身上带伤神色疲惫与不耐,看上去应当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一般。
    长着络腮胡的糙汉子掏出一枚令牌,随手丢给了钱琮。
    钱琮急忙接住,莫罗域青空门他有所耳闻,貌似是莫罗域一个排的上号的一品宗门,门主貌似是邱风使者的嫡系。
    而青空门最出名的是其掌握的青罗矿脉,青罗石算的上少有的珍稀宝物,而青空门也正是靠着这一矿脉才抱住了邱风使者的大腿,逐渐发展成了一品势力!
    钱琮低头看去,手中令牌为熟悉的铁青色青罗石打造,上面还刻有“青空”二字,青空门独有的灵纹镌刻在一角之中。
    钱琮和孙舟两人也是出自一品宗门,只不过他们是悲生域的墨池宗,与青空门隔了老远,平日里也几乎没什么联系。
    辨别过手中令牌真伪之后,钱琮小心递还了回去,但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打算。
    “检查完还不让路?”
    络腮胡大汉收起令牌,狠狠瞪了一眼钱琮,面色不满道。
    除了大汉之外的其他人也面色不渝,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检查的。
    “抱歉诸位,沧冬大人亲自吩咐我们的职责所在,还还需要问些问题,请多担待一下。”
    钱琮讪笑一下,挥手让周围围过来的其它深渊修士退开来表示善意。
    势力实力差不多,但修为没对面高,钱琮只能搬出来沧冬使者的名头了。
    在听到沧冬的名头之后,络腮胡等人才神色一滞,看上去是强压住了怒火。
    “不知各位为何从这边出现?我记得战场应当在相反方向才对。”
    一直未曾开口的孙舟此时突然发问,语气隐隐中有些怀疑。
    要知道刚刚几位使者大人亲自部署下来的人才前脚刚走没多久,这群人就跟着冒了出来,实在是有一些巧合了。
    “你特娘的是不是找茬啊?”
    络腮胡大汉双目瞪得浑圆,撸起袖子就一幅准备教训孙舟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周围刚刚散开的深渊修士大军纷纷站起,法宝握于手中。
    “大壮!”
    就在络腮胡大汉准备动手的时候,一生平淡的声音响起,将其拦下。
    钱琮和孙舟两人举目望去,是这些人当中地位最高的一女发话了。
    此女看上去年纪不大,神色虽然故作平淡,但他们这两个老油条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
    应当是属于那种刁蛮大小姐一类的,地位明显不低,只是不知道是长老之女还是宗主之女了。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孙舟谨慎的询问道。
    “萧若凝!”
    平胸女子一脸平淡的回答道。
    而听到这个名字,钱琮与孙舟对视一眼,皆是一脸若有所思。
    因为那青空门的宗主,就是姓萧,那此女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两位,我们青空门随邱风大人抵御那玄机外敌,遭遇了玄周仙朝的一小队黑玄军,在一处小型秘境中拼死将他们斩杀之后再出来就已经到这边了。”
    萧若凝并没有在意两人的眼神,直接开口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诉说了一遍,顺手还掏出来了几枚黑色的沉甸甸令牌抛向了孙舟。
    “这是黑玄军军士随身的令牌,我们几位都有伤在身,能赶紧点吗?”
    孙舟接过这染血的令牌,他都不用检查就知道,这的确是黑玄军非死不离身的黑玄令。这黑玄令上的杀气与血迹也做不得假,的确是刚刚才拼死厮杀过的。
    “多有得罪,在下这里还有丹药几颗,还请诸位笑纳!”
    孙舟一脸微笑递还令牌得同时,还掏出了几瓶他珍藏的疗伤灵丹一同送给了萧若凝。
    刚刚他们以沧冬使者的名义压人,虽然合情合理,但看这些人的样子免不了要被记恨。
    被一群第七境修士惦记着可不是什么好事,能用丹药解决的话最好用丹药解决,解决不了的话孙舟才会用某些迫不得已的方式。
    一旁的钱琮也有样学样,也拿出自己的珍藏灵丹来。
    而萧若凝看看灵丹,再看看一脸笑容的两人,思索了一阵后最终还是展颜一笑,收下了丹药。
    “那就多谢两位了!”


同类推荐: 位面商人之强国梦重生之大总统醉枕江山雅骚抗战之红色警戒重生之红星传奇我是傀儡皇帝巴比伦帝国